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三国:我在季汉当丞相 > 第八章虽千万人而吾往矣!

第八章虽千万人而吾往矣!

    率先到来的,却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,虽鬓角斑白,走起路来却虎虎生风,进门后冲刘岱拱手一礼,开口笑道:“使君唤我何事?”

    刘岱还礼笑道:“元伟来了,还请稍坐片刻,等群雄到齐之后再做计较。”

    听到刘岱对此人的称呼,张恒便明白了此人的身份,正是东郡太守乔瑁,也是最早诈作三公书信,号召天下群雄讨董的人。

    看上去,他和刘岱的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,却是广陵太守张超,正是张邈的弟弟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山阳太守袁遗,袁绍袁术的从兄。最后姗姗来迟的人,却是济北相鲍信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没有引起张恒太大的注意,直到看到鲍信身旁的一个青年男子时,张恒的表情才稍稍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此人五短身材,相貌并不出众,但目光却炯炯有神,其内仿若有万般韬略,观之摄人心魄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猜错,此人应该就是曹操了。

    正当张恒心中猜测之时,刘备却忽然走上去对此人拱手笑道:“孟德兄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那五短身材男子见到刘备,眼中闪过一抹惊讶,随即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玄德,你也来了!”

    “讨董乃大义所在,备又岂能让孟德兄专美于前!”刘备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玄德不愧是高祖苗裔,此番胆气令人钦佩!”

    曹操与刘备对视而笑,都感受到了彼此眼中的热忱与善意。

    在曹操看来,刘备是一个和自己很像的人,都胸怀大志,都立志匡扶汉室,也都有着忠勇报国的一腔热血。今日在酸枣相遇,恰好印证了这一点,也更让曹操坚信刘备是自己的同道中人。

    旁边的鲍信见曹操和刘备相谈甚欢,便走上来询问究竟。

    “允诚有所不知,这位刘玄德不仅是汉室宗亲,也是子干公的高足,更是吾之挚友!”曹操笑着向鲍信介绍道。

    闻言,鲍信连忙拱手见礼道:“原来竟是子干公弟子,失敬,失敬!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在世家圈里提起卢植的大名相当好使,当年公孙瓒能够快速起家,除了自身作战勇猛之外,也是沾了老师卢植的光。

    “鲍府君客气了,在下区区贱名,不值一提!”刘备赶紧还礼道。

    “玄德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袁绍的头号小弟,曹操如今虽然称不上一路诸侯,但是在诸侯圈里却混得很开。有他背书和引荐,刘备很快和在场诸侯打成了一片,至少表面上是其乐融融的景象。

    诸侯聚集之后,各自见礼完毕,便纷纷找到自己的位置做了下来。

    能够有资格被刘岱邀请的,无不是一方诸侯,早就有自己的座位,唯独刘备和张恒,在众人都落座之后还站在堂中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们俩不想坐,只是平时议事时座位就安排这么多,想坐也没地方。

    而诸侯们也便纷纷把目光都看了过来,心中猜测着张恒身份的同时,也在猜想今日刘岱召集众人是否与二人有关。

    说也奇怪,刘备生平第一次被这么多大佬围观,但整个人却并不怯场,甚至面带自信之色,不卑不亢地向众诸侯施了一礼,端得是气度非凡。

    再看张恒,虽然表面平静,心却已经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自己诸多谋划,就是为了在诸侯中取得一席之地,从而登堂入室,为此不惜伪造书信,甚至扯出了天子诏令。

    如今,终于到了检验成果的时候。

    主位上,刘岱见张恒和刘备站着,当即挥手唤来了侍者。

    “再加一张……两张桌案。”

    刘岱本想加一张桌案请张恒入座,但转念一想,刘备好歹是卢植弟子,若是能够借此打出卢植的旗号,也不失为锦上添花,索性就又给了刘备一个位置,反正他也没什么损失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后,就算以刘备的城府,也不禁面露喜色,身体甚至都有些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他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!

    大佬们毫不在乎的名分,到了他刘备这里,却是很可能一辈子都迈不过去的门槛。今日能够得到,还都是多亏了张恒先前的一通操作,以及刚才曹操的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刘备看向张恒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张恒也缓缓松了口气,心中一颗大石落地。

    还好刘岱没有卸磨杀驴,最重要的东西总算是到手了!

    趁着使者去搬桌案的工夫,刘岱又向众人介绍了一遍张恒和刘备的身份。

    一众诸侯心中虽不以为然,但也都起身向二人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花花轿子众人抬,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,众诸侯也不介意释放善意。

    接下来刘岱便趁机说出了密诏之事,这下众诸侯顿时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天子诏令?

    封官许愿?

    这感情好啊!

    剩下的时间里,众诸侯不出意外的开始痛骂董卓不当人,同时向着雒阳的方向大表忠心,表示自己绝对会遵从天子诏令,铲除国贼董卓。

    诸侯们义正言辞的表示,我们并不是为了封赏,就算天子什么都不给我们,作为大汉忠臣,我们也一定会杀进雒阳,匡扶汉室。

    对,就是这样的!

    眼看气氛达到高潮,刘岱果断抓住了时机,一拍桌案站了出来,表示要在十日后举行盟誓,之后便尽起精兵,进攻雒阳!

    诸侯们纷纷点赞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董贼不过是个西凉匹夫,他凭什么欺负到天子头上,不答应,干他!

    最后,刘岱大袖一挥,吃席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吃席。

    自从这些诸侯抵达酸枣后,便三日一小宴,五日一大宴,积极联络感情,美其名曰等候联军,实际上就是商业互吹。

    一番折腾下来,却是天色渐晚,诸侯们拍着肚皮,打着酒嗝尽兴而归。

    作为新晋诸侯,刘备和张恒自然也被提高了待遇,分配到了一座城内的院落,避免了在城外驻扎露营的悲剧。

    刘备的酒量素来很好,席间虽喝了不少,但并无多少醉意,送走带路侍者后便命关羽闭上院门,拉着张恒走进了堂屋。

    “玄德公与那曹孟德相识?”眼下房中再无他人,张恒这才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刘备本来一肚子问题,却没想到被张恒率先发问,当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错,说起来我与孟德也算老相识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刘备眼中露出了一丝怀念。

    昔日刘备从讨黄巾之乱,一番东拼西杀后,却只得了一个安喜县尉的官职。但饶是如此,这个位置也没坐多久。

    当时州里负责司法的督邮前来巡视,准备罢免一批官员,刘备没有后台,显然就在被罢免之列。刘备便想着前去拜谒一番,看看能不能打通关节,哪知道那督邮嫌他带的礼物少,死活不肯接见。

    刘备一怒之下,冲进去将督邮打了一顿,随后弃官而去,前往雒阳投奔老师卢植去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时候,他在雒阳结识了曹操,两人一见如故,相谈甚欢,引为挚友。

    其后大将军何进派人四处募兵,刘备便托老师卢植走了些关系,跟着一同前往,路上遇见盗匪,刘备力战有功,这才当上了高唐令。

    听刘备说完这段经历,张恒不由大感惊奇。

    想不到刘备和曹操这么早就认识了,这可是史书不曾记载的啊。

    “子毅,我师子干公真的也接到了天子密诏?”

    刘备讲完自己的经历后,便马上问出了这个在心中憋了半天的问题。

    张恒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,你怎可对众诸侯说……”

    刘备话没说完,便被张恒挥手打断。

    “玄德公稍安勿躁,在下并没有否认此事。”

    刘备有些疑惑,“那你刚才摇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下只是不知道而已。”张恒解释道,“玄德公有所不知,去年八月,董贼入京篡权,废立天子,满朝文武畏惧董贼兵势而默不作声之时,正是卢公奋身而出,痛斥董贼!”

    这番话听得刘备怒目圆睁,双拳紧握,怒火几乎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“吾师忠勇无双,不愧为我汉家栋梁!后来呢,董贼可有残害老师?”

    从张恒的描述中,他完全能够想象当时的场景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皆如泥塑木偶,唯有卢植不畏强权,以一腔热血阻拦董卓倒行逆施。

    虽千万人而吾往矣,是为大勇!

    只可惜当时我不在老师身边,不然定要让董贼血溅当场!

    “后来,卢公恐自己为董贼所害,便上疏辞官,归居乡里去了。所以卢公到底有没有接到天子密诏,在下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刘备才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老师既已辞官,多半是没有机会接到天子密诏了。

    子毅这家伙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刘备苦笑摇头,心中再次给张恒打了一个大胆的标签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张恒笑道,“卢公与董贼不共戴天,玄德公身为卢公弟子,此番正好代师讨贼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正有此意。董贼欲害我师,备定当手刃此贼!”

    刘备猛地一点头,算是认可了张恒的做法。

    “但讨贼可不是嘴上说说的,道理也感化不了董贼,为今之计,玄德公还是应当先扩充实力。”张恒笑道,“待玄德公兵强马壮时,方能攻入雒阳,斩杀国贼。”

    “扩充实力?”刘备不解道,“咱们不是与诸侯联军一同进兵吗?”

    “玄德公真以为诸侯联军能成事?”

    张恒哂笑一声,满脸不屑道。

    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ka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ka.com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温房(1v1 男小三) 超品小厮 寸芒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诡秘之主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