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三国:我在季汉当丞相 > 第六十五章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

第六十五章人生如戏,全靠演技

    其实不光刘岱在猜测董卓的虚实,酸枣诸侯都在猜测,而就在他们猜测的时候,张恒带着最后一封捷报,赶到了酸枣。

    相比于上次来酸枣会盟时的寒酸与谦恭,张恒这次的排场就大多了,麾下虽只有三百亲兵,却举起了近十杆大纛,上面都写着大大的‘张’字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,却是二十多辆马车,上面装着董卓士卒的头颅、耳朵与兵刃。为彰显自己的功劳,张恒故意让这些马车没有并排而行,而是一辆接着一辆,绵延近一里,堪称招摇过市。

    张恒骑着高头大马走在队伍的最前方,神情志得意满,举手投足间充满了桀骜之态。

    行至酸枣城下,张恒的车队被城门口的士卒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!”

    为首士卒冲上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尽管知道大概率是友军,但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的。

    若放在平时,张恒肯定直接下马行礼,亮出身份,然后进城。

    可今天,却不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听闻士卒问话,张恒非但没有下马,甚至眼皮都没抬一下,只是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身旁亲兵会意,马上冲那城门口的士卒大声道:“骑都尉张子毅凯旋而归,还不速速打开城门!”

    “可有印信为证?”

    城门口的士卒又问道。

    所谓印信,也就是官印,因汉代官印上面都系着个带子,故此一般称之为印绶。

    印绶也是有严格品级的,秩万石的三公大佬们手中的叫金印紫绶。中二千石的九卿和二千石的太守们手中的,叫银印青绶。二千石以下是铜印黑绶,四百石以下的,叫铜印黄绶。

    骑都尉是比二千石的官员,所以张恒手中的官印,与刘备一样是银印青绶。

    “印绶?”

    面对守城士卒要检查印绶的合理行为,张恒却不屑地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亲兵再次会意,冲那守城士卒挥了挥手。等到士卒来到自己面前时,张恒的亲兵却忽然抬手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个大耳光结结实实打在士卒脸上,仅片刻之间便生出了一个清晰可见的手指印。

    “你怎敢在此行凶!”

    守城士卒捂住脸,满眼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这时,马上的张恒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查看本官的印绶。若再不开门,本官即刻命人砍了你的狗头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张恒的亲兵猛然拔出了腰间的佩剑,似乎真要动手一般。

    守城士卒见张恒的人真敢拔刀,顿时不知所措,眼中满是畏惧。

    张恒见还不开门,顿时大怒。

    “如此冥顽不灵,该杀!”

    正当亲兵要动手杀人之时,不远处忽然出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且慢动手!”

    张恒扭头一看,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走了过来,正是当初自己前来会盟时接待自己的陈宫。

    “张都尉,下官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陈宫一看这架势,虽然不明白事情的起因,却还是赶紧向张恒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张恒这才从马上慢悠悠下来,却并不还礼,只是冲陈宫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公台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见张恒如此倨傲,陈宫面色如常,心中却生出了一丝厌恶。

    你这厮不过才打了几场胜仗,刚被举为骑都尉,居然敢如此无礼。

    哼,小人得志!

    “敢问都尉何来?”陈宫再次拱手道,声音却冷了许多。

    张恒冷笑一声,“本官凯旋而来,正要与诸侯庆功,这厮却不开眼,把着城门不让本官入城,公台你说,他该不该杀?”

    “都尉息怒,今日既是都尉凯旋庆功之吉日,又何必与兵卒一般计较,平白失了身份。”陈宫笑道,“在下外出归来,正好带都尉入城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带路。”

    张恒点了点头,却连个谢字也没有。

    一如刚来会盟时一般,在陈宫的带领下,张恒又来到了酸枣县衙。

    见里面空无一人,张恒当即面露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“本官在外与董贼浴血奋战,不想凯旋之日竟无人理会,着实让人寒心!”

    见张恒又开始摆谱,陈宫心中的厌恶已经到了极点,脸上却还得挤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都尉凯旋,却也不曾提前派人来报信,因此众诸侯并不知晓,又如何前来迎接?不过都尉请放心,下官这便前去相请,也好为都尉庆功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张恒大笑道,“公台最好多请些人来,也让众诸侯见识见识本官此次的战果!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都尉在此稍待,下官立刻就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陈宫便转身大步而去,甚至不愿多看张恒一眼。

    望着陈宫离去的背影,张恒脸上却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这么逼真的演技,应该够了吧!

    不过还别说,这种飞扬跋扈的感觉还真爽。

    张恒摇头自嘲一笑,便走进大堂中,随便找了个位置做了下来,酝酿着自己的情绪,方便等会继续进行角色扮演。

    却说陈宫离开之后,当即赶往了张邈居所。而此刻张邈这里,却已经聚集了一大屋子的人。

    张邈的弟弟广陵太守张超,袁绍从兄山阳太守袁遗,济北相鲍信……除了豫州刺史孔伷、兖州刺史刘岱和东郡太守乔瑁没在之外,袁绍系的诸侯全都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嘛,在陈宫领着张恒入城的时候,张邈这边也已经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这几日诸侯们一直在讨论刘备的捷报,大致过程跟刘岱和乔瑁讨论的差不多,不管刘备打的什么心思,反正董卓现在看上去就是一只纸老虎。

    那么,要不要群起而攻之,最终杀入雒阳瓜分利益呢?

    诸侯们还是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但一听说张恒回来了,张邈顿时坐不住了,急忙召集了所有人议事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他张恒早就和刘备合兵一处,如今他亲自归来,诸侯们都想从他这获得董卓的情报,尤其是军队战斗力方面,也好决定是否出兵。

    众诸侯正议论间,陈宫推门而入,见到这么多人,神色顿时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顿时明白了众人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公台不必多礼,那张子毅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陈宫这边刚打算行礼,却被张邈挥手拦下,直入主题道。

    “府君,张子毅如今正在县衙,等候着诸位给他去庆功呢!”

    回想起刚才张恒嚣张的姿态,陈宫不屑一笑道。

    “庆功?”

    张邈有些奇怪道。

    陈宫便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,听得众人纷纷皱眉。

    “张子毅这厮太过猖狂,他不过一个小小的都尉,焉敢让我等诸侯为他庆功,实在无礼!”

    性格火爆的袁遗当场拍案而起,满脸怒容道。

    “伯业兄息怒,息怒!”

    老好人鲍信苦笑劝道。

    张超也笑道:“伯业兄,张子毅此人不过侥幸小胜两场,便这般嚣张跋扈。如此目光短浅之徒,不值得与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袁遗这才稍稍平息怒火,重又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但旁边的张邈却是忽然目光一亮,“诸位,张子毅固然是跳梁小丑,但关键在于,一个如此色厉胆薄之徒,居然也能连胜董贼数次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众诸侯们顿时眼睛一亮,回过味来了。

    是啊,这种货色都能连战连胜,可见敌军实在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要是我们亲自下场,还不把董卓打的哭爹喊娘!

    “世人皆言西凉军悍勇无比,今日看来,却是名不副实。”张超开口笑道,神情中满是兴奋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有我等的精兵强将在此,顷刻间便能剿灭董贼!”

    袁遗也眉开眼笑地附和道,丝毫不见方才的怒气。

    张邈也笑了,不过他却比其他人更保守一些。

    “此事只是猜测,具体情况如何,还得探寻一番。那张子毅不是要咱们给他庆功吗,好,咱们便满足他!”

    “兄长所言极是,走,咱们这便为那张子毅庆功!”

    张超大笑附和道。

    一众诸侯纷纷点头称是,一时间整个房间中都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    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ka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ka.com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温房(1v1 男小三) 超品小厮 寸芒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诡秘之主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