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三国:我在季汉当丞相 > 第八十八章张济的智慧

第八十八章张济的智慧

    牛辅终究还是醒了,是被营中的哭喊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如此情况下,连向他通报的士卒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何事如此慌张?”

    听见营外的哭喊声,牛辅第一反应就是敌军趁夜突袭或是营啸,不由得心头一紧。但仔细一听又不想,便皱眉喊了一声,可惜久久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牛辅心中诧异,根本来不及着甲,便急忙起身到去帐外查看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走到帐外,流水已经渗进了帐中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水……”

    牛辅踏着水花来到帐外,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哪来的这么大的水……”

    事实证明,在洪水面前,他的反应跟普通士卒没有任何区别,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,不要乱,赶紧……”

    牛辅反应过来之后,第一时间就想稳定军心,但话说到一半他便停住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滔天洪水,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。任他在军中威望再高,也无法止住人在绝望下的疯狂,甚至身边连个传令兵都没有,军令根本无法下达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大军肯听你牛辅的又能怎样,最终还不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牛辅不说话了,转而扭头四下探望地势较高之处,可黑夜中不见五指,营中又乱糟糟的,他根本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大水已到眼前,牛辅来不多想,便赶紧向远处跑去。

    去哪?

    他不知道,反正留下就是等死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    连主帅都沦落至此,就更不要提普通士卒了。

    西凉军都是马上征战的好手,但凉州那地方气候干旱,且又苦寒,寻常人连洗澡的机会都不多,更遑论在水中嬉戏了,所以大多是一群旱鸭子。

    被卷入洪水中后,不出片刻,多数士卒都被溺死。就算是会水的士卒,在流速如此迅猛的水中,也如无根浮萍一般,根本浮不到水面上来。

    随着洪水愈发猛烈,营门、栅栏、甚至是营帐都被水流冲走,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牛辅也算比较幸运,胡乱跑了一气之后,却始终没有被洪水卷走,胡乱找了个地势较高之处,算是暂时安全了。

    等回过神来之后,他周围一望无际的洪水,心中一阵发苦。

    完了,完了,这下全完了!

    洪水过后,能存活下来的士卒恐怕不足半数。而且粮草、物资、军械等物恐怕更是百不存一。

    怎么会突然间发这么大的水?

    他心中疑惑自然无法得到解答,现在只盼望着刘备不会趁着大水来进攻自己,这样自己还能有机会带着残余部队撤回去与董卓汇合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牛辅仍不认为洪水是刘备放的,甚至压根不敢往这方面去想。

    在他的认知中,人如何能操纵这般宏伟的自然之力。

    但他认为不可能的事情,却不代表别人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张济的运气就不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大水初来时,张济慌不择路之下,竟一头扎进了水中,眼看就要被洪水冲走之时,却有人拉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慌忙中扭头一看,竟是自己的侄儿张绣。

    “伯渊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叔父,莫说话,小心呛着。”

    张绣一手拉着自己叔父,另一只手奋力争渡,企图在漫天洪水中求得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可周围大水流淌得愈发激烈,张济本就不会水,就算一动不动,也只能成为张绣的累赘。

    仅仅一刻钟的时间过去,张绣整个人已经有了力竭迹象,再这样下去,叔侄二人都得葬身水中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张济长叹一声,眼中露出了一丝悲哀。

    “伯渊,放手吧,再这样下去你我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张绣大吼一声,眼中没有任何犹豫,手上却抓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放手!”张济加重了声音道,“能活一个是一个,叔父已经老了,你还年轻,怎能死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张绣的回答依旧简短有力,眼中满是坚定。

    他自幼父母双亡,由叔父张济拉扯养大。名为叔侄,实为父子,怎么可能放弃张济而独活。

    “伯渊,你再不放手,咱们可都真要死在此处了!”

    自己死了没多大关系,但张绣这颗他武威张氏的独苗,张济说什么也要保下来。

    张济开始剧烈挣扎,拼命想把张绣的手拿开。张绣本就已是强弩之末,这下更加坚持不住了,仅仅片刻的工夫,就呛了好几口水进肚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张绣还是死死抓住了张济,生怕叔父一个不小心从自己手中滑走了。

    “叔父休要胡言,便是前方无路,我也愿随叔父同死!”

    面对这个认死理且头铁了侄儿,张济彻底无奈了,眼中却满是感动。

    罢了,罢了,既然上天要我叔侄同死,也是命该如此。

    张济正绝望间,忽听张绣发出一声亢奋的吼叫声。

    “叔父,你看!”

    顺着张绣示意的方向看去,只见前方竟飘过来一大截木头,原来是拒马桩被大水冲散之后的碎片。

    几乎来不及反应,张绣立刻放开了张济,向着那块木头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张绣终于抓到了木头,等他再回来时,张济已经快要沉下去了。张绣赶紧又抓起了张济,同时将木头的一头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叔父,抓着!”

    木头并不算大,但浮着张济一人却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,水势也终于缓和了一些,不像之前那般湍急。

    就这样,叔侄二人总算暂时安全了。

    “叔父,你说怎么忽然间这么大的洪水?”

    得了喘息的空档后,张绣不禁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张济摇了摇头,目光中满是无奈与不解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咱们扎营的地方地势也算高的了,就算汴水发水,也应该淹不到此处才对。况且汴水前几天还水流平缓,似有枯竭之兆,实不知为何会突发洪水。”

    “叔父,你说这会不会是敌军的手段,毕竟敌军可是在咱们的上游。”张绣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”张济立马摇头道,“敌军若有这般能耐,那之前还跟咱们打什么,早就一把大水淹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叔父说得对,是我太异想天开了。”张绣自嘲一笑道。

    张济叹了口气道:“这忽如其来的大水虽然凶猛,但绝对无法长久,且等着吧,不久后就该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水马上就散?”张绣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散了又如何,士卒早被淹死了大半。军械物资粮草都没了,咱们这一战算是彻底败了。”张济苦笑道,“再者,谁知道敌军会不会趁机来攻打咱们,到时候可就全无反抗之力了。”

    听张济这么一通分析,张绣的情绪也低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伯渊,你听着,等大水一散,不管敌军有没有突袭,咱们叔侄都立刻撤退,跑得越远越好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张绣震惊道,“叔父,咱们这算不算临阵脱逃?”

    “算个屁!”张济怒斥道,“什么都没了,还怎么打,不逃等着做俘虏还是等着做别人的刀下鬼?”

    张绣点了点头,却还是有些不情不愿。

    张济语重心长道:“伯渊,你应当学会审时度势,趋利避害,如此才能保全自身。逞英雄是没用的,死了就什么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叔父。”张绣低声道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间,水势终于小了一些,水流的速度也不似之前那般湍急。

    望着下降的水位,张济面色一喜。

    “伯渊,水要退了!”

    张绣也跟着点了点头,神色满是欣喜。

    水位的确是要退了,但刘备的大军也快到了。

    虢亭。

    一直在前方观察水势的士卒回来了,向张恒禀报道:

    “主簿,汴水水势减弱,应该还有不到半个时辰,大水便会退去!”

    张恒点了点头,神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,转身面对蓄势已久兵马。

    “诸位,洪水将退。现在,开始进攻!”

    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ka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ka.com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温房(1v1 男小三) 超品小厮 寸芒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诡秘之主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