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三国:我在季汉当丞相 > 第一百一十二章做一桩大买卖

第一百一十二章做一桩大买卖

    在张恒探究的目光中,陈宫放下酒樽,缓缓开口道:“都尉,在下深夜造访,乃是有一件事情相询。”

    张恒挥袖笑道:“何事不解,公台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但我不一定会回答你就是了。

    闻言,陈宫站了起来,满脸认真道:“在下想问,都尉那日所言,到底是戏言还是确有其事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戏言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此事,张恒脸上收起了笑容,表情也认真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宫这啥意思,想通了不成?

    张恒自然知道陈宫的遭遇,心中虽然还在纳闷,却也正色回道:“公台,你数十年寒窗苦读,方才习得这一身本事。适逢乱世,难道就不想一展所学?”

    闻言,陈宫正了正衣冠,对着张恒一礼到底,声音平静却又坚定道:

    “敢问都尉麾下可还缺一刀笔吏,在下虽不才,却也想厚颜任之!”

    见到陈宫这副姿态,张恒先是一愣,然后就笑了,笑得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好,甚好,本来想着有什么方法说服陈宫呢,谁知道这家伙自己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张恒也能猜出个大概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张邈这个领导当的不怎么样,让陈宫生出了跳槽的心思而已。

    “公台快快请起,快快请起!”

    张恒赶紧冲上前将陈宫扶了起来,同时紧紧握住了陈宫的双手,施展了一波从刘备那里学来的技能——把臂同游!

    “有公台相助,何愁大事不成!不过刀笔吏之事休要再提,公台乃治郡之才,非幕僚之属,将来必有大放异彩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都尉夸奖!”

    见张恒如此看重自己,陈宫自然非常高兴,同时也问出了藏在心中已久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都尉,属下还有一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话尽管说,咱们这边不比别处,尽可畅所欲言就是。”张恒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您与玄德公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出兵以来张恒就一直和刘备联合作战,而且多以刘备为主,但张恒毕竟代表着太尉张温,好歹也是一路诸侯,所以陈宫有点摸不清他和刘备的关系。

    到底是同盟,还是从属?

    张恒并没有急着回答陈宫的疑惑,而是一挥袖,示意陈宫坐下,然后又亲手给陈宫倒了一杯酒,这才笑着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“公台,你饱读诗书,岂不知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。世间礼法,终究各有所序,我无意争霸天下,却也想成一番功业。适逢乱世,君择臣,臣亦择君,君臣相得,方可成就大业,公台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张恒这番话,算是变相承认了自己是刘备的人,只是现在名分未立。

    “都尉此言,振聋发聩,属下受教到了。”

    陈宫是何等精明之人,瞬间明白了张恒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待明日我禀明玄德公,必然为公台安排一要职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宫见张恒犹豫,心中猛地一突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,属下恳请都尉明言。”

    张恒摇头一笑,“倒也没什么,公台可千万别想歪了。只是如今联军正在与董贼交战,公台此时弃暗投明,以后的名声可就不好听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世人皆庸碌之辈,如何能懂我心,自然不必理会。”陈宫一摆手,满脸无所谓道。

    居然连名声都不要了,张邈你到底对陈宫干了啥?

    张恒心中八卦之火在熊熊然手,嘴上却道:“不可,此事错不在公台,又何必白白落一个背主之名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陈宫点了点头,“属下回去之后,便向张孟卓辞行,回归乡里静待都尉征召。”

    大汉当官的流程就是这样,谁举荐的,那就是谁的人,这便是党羽派系的雏形。陈宫辞官回归白身之后,再由刘备进行举荐任命,这才是一个完整的跳槽流程。

    再者,陈宫这个功曹又不是张邈举荐的,辞行起来自然没什么心理压力。

    张恒笑道:“如此固然好,但此次讨董可是百年难遇的盛事,若错过了岂不可惜。”

    闻言,陈宫眼中也闪过一丝不舍。

    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,他在张邈手下本就没什么施展的机会,现在跳到刘备这边又不合适,左右都无法参与,不如索性辞官,也能提前在刘备这里刷一个人情分。

    “属下心意已定,还望都尉勿疑!”陈宫一拱手,面色坚定道。

    “公台理解错了。我的意思是,公台可先辞官,但不必归居乡里,我自有一桩重任交给你。”张恒笑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个,陈宫顿时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但不知是何重任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可说,公台到时自知。”张恒摇了摇头道,“我所能告诉公台的是,此事若办好了,功劳绝对不次于疆场杀敌之功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儿上,陈宫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“好,公台辞官后,可先去京县等候,最多十日,我便会赶去汇合。到时候,咱们去做一桩大买卖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陈宫起身拱手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汴水大营。

    臧洪倒真是个不怕死的,来下战书竟只带了二十名随从。

    不过他多少还是有点理智,并没有直接冲入营,而是在营前停下了马,将战书扔给了门口的董卓军士卒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虽然坏规矩的人很多,但这次董卓并没打算这么做。

    倒不是董先生的素质有多高,只是战书本就是他自己下的,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人家应战,自己若是把使者杀了,酸枣联军一怒之下,不出来了可怎么办。

    相比整场战役的结果,臧洪的死活董卓一点没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内,董卓打开关东联军给他的战书,不禁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这群关东群寇倒还有些胆量,居然敢应战。

    然后当董卓看到会战地点之后,笑得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居然选这么个地方,关东群寇莫不是脑子傻了不成。

    敢在空旷地带和我西凉铁骑正面交战,当真是有勇气。

    “随军主簿何在!”

    董卓向外大喊一声,随即便有一个中年文士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速速给关东群寇回信,就说本相准了,五日后,荥阳城西二十里,老夫等着他们来送死!”

    快点写,晚了他们该反悔了!

    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ka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ka.com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温房(1v1 男小三) 超品小厮 寸芒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诡秘之主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