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三国:我在季汉当丞相 > 第一百二十八章同父不同母的堂兄弟

第一百二十八章同父不同母的堂兄弟

    荥阳。

    众诸侯是没心思庆功了,回城之后便向刘备告了声罪,转身各回各家了。

    许是反思,许是痛哭,许是想后路,反正是没心情参与这场庆功宴。

    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,刘备却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不仅击退了董卓大军,还斩获颇丰,更要设宴款待孙坚,自然没义务陪他们一起emo。

    眼见诸侯都已离开,刘备率领众人回到了自己的院落,随后大袖一挥。

    吃席!

    这顿饭吃得还算欢乐,席间众将推杯换盏,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在张恒的授意下,以关羽为首的刘备集团众将,起身和孙坚帐下一众将领展开了大联欢。就连刘备本人,也是拉着孙坚频频推杯换盏。

    一顿大酒喝下来,足可称得上宾主尽欢,双方增进不少了解的同时,孙坚愈发庆幸自己来荥阳的决定了。

    刘玄德此人宽仁率直,倒是不可多得的英雄,全不似关东诸侯那帮只会清谈的伪君子。

    与此人联手,定能击败董贼。

    建功立业,指日可待!

    众人本以为吃完席就算了,但谁知还有余兴节目。

    趁着众人都在,张恒起身着重表扬了张飞一番,高度肯定了他在此战的作用,对于他斩杀王方的功劳,也是大加夸赞。

    这一通彩虹屁听得张飞十分受用,心中已经飘飘然。

    可谁知下一刻张恒的夸奖却戛然而止,随即脸色一变,开始数落张飞不遵军令的大胆行为,并当场唤出亲兵,就要重打张飞五百军棍。

    对此,张飞满脸震惊。

    卧槽,子毅咱们说好的减去二百呢!

    你食不食油饼啊!

    而且,你要打就打,为什么非要当着外人的面。

    刘备也是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好家伙,五百军棍下去,自家三弟的屁股怕是会变成肉饼。

    “子毅,翼德虽有错,但念他斩杀敌将,可否功过相抵?”刘备急忙起身劝道。

    “玄德公此言差矣,功是功,过是过,岂可一概而论。”张恒一句话将刘备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听到这熟悉的话语,张飞忍不住一口酒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子毅这厮厚颜无耻,简直不当人子!

    关羽也起身道:“子毅,翼德虽有错,但五百军棍也太多了。如今正是用人之际,打坏了岂不可惜,不如暂且寄下,让他戴罪立功。”

    张恒点了点头,“云长此言虽有理,但如此大错若不罚,又如何服众。便先寄下五十军棍,打足四百五。”

    闻言,关羽面皮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我的面子就值五十军棍是吧……

    “主簿,还是再宽限些吧,四百五十军棍,也着实太多了些!”张辽也起身苦笑劝道。

    众人轮番相劝,张恒却不给面子,减到四百之后,说什么也不肯再减了。

    最后孙坚也坐不住了,一同起身相劝。

    他见之前刘备开口都没用,还以为张恒是执法严格,自然也就没抱什么希望。

    哪知他才刚一开口,张恒就直接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翼德,你轻敌冒进,酿成大错,本来罪无可恕,但念在文台兄为你求情,我便法外开恩,宽限你这一次。来人,拖出去重打一百军棍!”

    这下连孙坚都不禁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好家伙,我的面子这么值钱的嘛?

    接到命令后,亲兵立刻冲上来把张飞架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是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张恒还冲张飞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翼德,我直接给你减得还剩一百,够意思了吧,之前的猪蹄膀可不算白吃你的。

    张飞直接回了他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够你大爷,子毅,你给我等着!

    不久后,外面便传来张飞杀猪般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百军棍打完之后不到两个时辰,张飞便活蹦乱跳地跑去敲开了孙坚的房门,感谢他开口为自己求情的同时,二人又喝了一顿大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书房内,张恒为刘备倒了一杯茶,二人对坐而饮。

    刘备喝了一口后,便苦笑道:“子毅,我刚才问过翼德,他并没有打算违反军令。昨夜之事,纯属运气太差。就算法不容情,你又何必非要当着外人惩处于他。”

    “玄德公误会了,惩处翼德并非目的。”张恒摇头笑道,“方才,我已让翼德亲自登门拜谢孙文台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子毅是想结交孙文台?”刘备这才恍然大悟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孙文台此人虽行事暴虐,却率意任情,倒是个值得信任的盟友。”

    闻言,刘备不禁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今日一顿酒喝下来,他也发现了这点。

    “况且……孙文台此来,未必没有结交咱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张恒又是一笑,眼中露出了一丝深意。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刘备微微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玄德公,从最初主动出手相助翼德,再到荥阳城中,孙文台所作所为,都透露出了这种信号。如在下所料不错,这应该是袁公路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

    孙坚是什么人,怎么可能对别人曲意逢迎,除非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袁术的心思其实也不难猜,无非是见袁绍渐渐势大,担心自己孤立无援,在将来天下争霸的过程中吃亏,所以便想着提前拉拢刘备。

    至少不能让刘备倒向袁绍那边。

    袁氏四世三公,底蕴深厚,便是旁系子弟,从小也都经受过斗争教育。更何况袁术这种长门嫡子,自然是个顶个的权谋高手。

    刘备这才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,面色惊讶道:“子毅,你说袁公路拉拢咱们的目的,就是为了抗衡袁本初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张恒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刘备皱眉道,“他与袁本初同属袁氏子弟,理当守望相助才对,岂能因为一点私怨就相互猜忌,此人也太不识大体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恒摇头道:“玄德公所言有理,但袁氏……实在是太庞大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刘备顿时愣住了,好半天才想明白张恒的意思,不禁摇头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刘备的说法不能算错,汉末普遍以家族为单位,而非个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别人不会判断你个人的行事动机,只会猜想你整个家族的用意。而个人的行为,也往往得到了背后家族的许可。

    因为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导致家族子弟都无比团结。

    他们相信,在这个人不人、鬼不鬼的世道,只有利益和血缘的共同体,才永远不会背叛你。

    哪怕没落如刘备,当年外出求学,甚至是后来混黑社会时,也有堂弟刘德然相随左右。

    张恒在南阳张氏算不上嫡系,但他一露面,诸侯还是毫不犹豫把他当成了张温的代言人,为什么?

    就因为他们不相信张恒敢脱离家族行事!

    可这个道理,到了袁绍和袁术身上就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袁氏太庞大了。

    天下最大的家族其实是皇室,但内部争斗从来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袁氏门生故吏遍天下,影响力几乎达到了半个皇室的程度,内部出现分裂也就不稀奇了。

    袁氏从先祖袁安开始跻身东汉中枢,之后经过数代的发展,终于生根发芽,代代簪缨,形成了一个庞杂且庞大的派系。

    传到袁术父辈那一代,嫡系有三兄弟,嗣位袭爵者却是袁绍和袁术的父亲,历任三台的司空袁逢。

    袁绍虽是庶出,也常被袁术称之为庶子家奴,但其实他早就被袁逢过继给了早亡的兄长袁成,用以承袭家业。

    所以二袁虽是兄弟,但在宗族法理上,却是堂兄弟的关系。

    袁绍以嫡子的身份继承了他伯父袁成的家业,虽也无比尊贵,但跟袁术这个嫡系嫡子相比,终究还是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也是袁术内心愤愤不平,和袁绍决裂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刘备叹息道:“如今国贼逞凶,大敌当前,袁公路身为袁氏子弟,不思尽心讨贼报国,却想着勾结朋党,其心不纯也!”

    “世家子弟皆是如此,玄德公又何必苛求。为了讨贼大业,咱们倒是不妨与其虚与委蛇一番,等除掉董贼之后,再做他图。”张恒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袁氏是要篡天下的人,怎么可能当个乖宝宝。

    就算其他诸侯,也都是一样的动机不纯。

    甚至是张恒,也有着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但话又说回来,天下搞成这鸟样,还不是他刘家人自己的锅,指望别人来帮他擦屁股,未免太过不切实际。

    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ka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ka.com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温房(1v1 男小三) 超品小厮 寸芒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诡秘之主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