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三国:我在季汉当丞相 > 第二百六十九章青州的战报

第二百六十九章青州的战报

    本来荀采是不打算让二荀帮自己通传的,但她哪知道张恒的踪迹,又不好干巴巴地在门口傻等。再说父亲那边,已经因为这件事丢过一次脸了,荀采便不好意思请求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只有身为同僚的二荀最合适了。

    于是,荀采便请求荀谌通传,双方约定时间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可荀谌一听,当时就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我荀氏嫡女,哪用得着这么低三下四!

    于是晚宴过后,他便带着荀彧堵住了张恒。

    面对两位大舅哥不善的眼神,纵然张恒清清白白,却也不禁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友若兄,今日天色已晚,明日一早我当亲自登门拜访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跟我走!”

    荀谌压根懒得听张恒的话,拽着他就往荀爽府上走去。

    一番通传之后,张恒终于见到了阔别数月的荀采。

    “拜见世兄!”

    荀采盈盈下拜行礼道。

    张恒连忙拱手回礼道:“女荀何必如此生分,唤我表字就好。”

    见张恒态度诚恳谦卑,荀谌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女荀,长史已经请来,为兄便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二荀转身而去,只留张恒和荀采在院中。

    张恒是个钢铁直男,荀采是高冷女神,此时又是月黑风高,两人独处一处,却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院中气氛变得旖旎而又尴尬。

    这丫头大半夜的把我叫过来,想说啥你倒是说啊?

    荀采看了看张恒,却又赶紧收回眼神,心中犹豫着要不要开口。

    自己如此唐突,万一使他为难,只怕两人之间就要有一层隔阂了。

    僵持良久之后,张恒忽然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里是徐州,我的地头好吧!

    想我张子毅,好歹也算是位高权重,怎么今日面对一个小丫头却怯场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恒不禁哑然失笑,随后开口道:“女荀深夜唤我前来,不知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荀采本来还在为难,但张恒这句话却是帮了她一把,索性将阴蝉之事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世兄,妾身知此事有些唐突,但还请世兄施以援手将阿蝉接来,妾身感激不尽!当然,世兄若觉得为难,全当妾身没说过。”

    听了荀采的叙述,张恒彻底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我当是什么难处呢,原来就这点小事。

    张恒摆了摆手道:“女荀言重了,此事倒是不难,便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荀采眼中满是惊喜。

    “世兄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涉及到自己的女儿,就算清冷如荀采,情绪也难免出现极大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以前骗过你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立刻让荀采无言以对,俏脸微红。

    张恒摇头笑道:“阿蝉既是女荀爱女,我定然视如己出。只是阴氏远在南阳,还请给我点时间促成此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视如己出这四个字,荀采的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妾身在此先谢过世兄了。”

    荀采冲张恒郑重一礼。

    “不必如此客气。”

    张恒踏前一步,亲手把荀采搀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柔荑入手之后,张恒感受到了一股冰凉凉的触感,滋味甚是美妙。

    再看荀采,此时已经俏脸滚烫,下意识就想将自己的手抽开,却又怕张恒误会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便低眉垂眼,任由张恒施为。

    咦,女神居然不反对!

    张恒心中有些惊讶,却也大受鼓舞,试探着伸手搂住了荀采的腰肢,然后猛地一用力,荀采整个人便扑进了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佳人入怀,暖玉温香,张恒用力嗅了一下,霎时间体香扑鼻。

    张恒只觉小腹中似有一团火焰炸裂开来,身体开始不受控制,搂着荀采的手也更用力了。

    “世兄……太紧了……妾身要喘不过气了。”

    荀采弱弱的声音传来之时,张恒才反应过来,连忙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方才一时……还望女荀莫怪。”

    “世兄不必多言,妾身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我可否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荀采叮咛一声,头埋得更低了。

    张恒腼腆一笑,双手又开始有了动作,再次把荀采拉到了自己怀中。

    两人又是一阵温存,正当张恒准备乘胜追击,说些土味情话俘获佳人芳心之时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一阵轻咳声自身后响起,吓得小情侣双双一颤。

    急忙扭过头去时,却看到荀爽不知何时站到了门前,目光复杂地看着两人,身后还跟着荀棐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荀采急忙扯开张恒,向荀爽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荀爽点了点头,表情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但荀采却已经羞愤欲死了,急忙向荀爽和张恒行了一礼,逃也似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女儿走后,荀爽的脸色顿时就变了,恶狠狠盯着张恒道:“还有不到两个月便要成亲,贤侄就这般心急?”

    张恒:……

    老头,是你女儿叫我过来的好吧!

    张恒有心反驳,但看了看荀爽身后的荀棐,果断选择认怂赔礼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姐夫对小舅子,都是敢怒不敢言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张恒来到政务厅的时候,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,脸上还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。

    没办法,昨晚先是经历了刘备的套路,又体验了一波幽会的刺激。

    悲喜交加之下,张恒竟罕见地失眠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状态实在太差,以至于刘备看到之后都心生愧疚,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了。

    要不……只扣他二十年的俸禄算了。

    不过几杯茶下肚之后,张恒的状态恢复了不少,开始与众人商议正事。

    首先,便是关于此次出兵的战果。

    就在张辽扫平泰山之后不久,青州也传来了战报。

    关羽三战三捷,击溃青州黄巾的主力,北海之围已解。

    身为先锋的张飞,更是身先士卒,阵斩黄巾军渠帅司马俱!

    战败之后,黄巾军被迫收缩东逃,如今全都聚集在东莱郡,准备负隅顽抗。

    关羽向徐州汇报战况的同时,也请示刘备,还要不要继续打下去。

    首先,如今已是冬月,第一场大雪即将落下。如此严寒之下强行进兵,极有可能阴沟翻船。

    再者,黄巾军素来缺粮,一旦雪落,将再无东西可以充饥。一个冬天下来,指不定会饿死多少,即便侥幸存活下来的人,也会战力大损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从哪个角度,这场战争都该暂停,等明年开春后再行攻伐。

    荀彧将关羽的战报铺在青石板上,给众人念了一遍,都得到了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“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黄巾贼大势已去,又何必急于一时,只需耐心等待数月,便将自取灭亡。”荀谌捋须笑道,对关羽的战术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郭嘉也点了点头道:“友若之言甚是有理,嘉附议!”

    最后,荀彧也跟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刘备见众人意见一致,刚要拍板之时,却忽然发现张恒正在皱眉沉思。

    “子毅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闻言,张恒这才扭过头来,没好气地看了刘备一眼,显然还在为昨天的事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“玄德公,在下以为此计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郭嘉皱眉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暂缓攻势,于战事而言的确是上策。云长久经战阵,我也相信他的判断。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恒不禁长长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青州黄巾只怕会死伤惨重,数十万人将化作白骨。”

    “这岂不是正好,倒省了我军动手攻打!”郭嘉大笑道。

    刘备也跟着点了点头,“子毅啊,虽然黄巾贼中大部分是平民百姓,但此刻他们可都是敌军,此消彼长,才是破敌致胜之法门,你万万不可有妇人之仁啊!”

    “玄德公误会了,非是在下心慈手软,只是……若黄巾贼全都死于饥寒,青州即便拿下来,也不过是块白地,根本毫无用处。”

    张恒苦笑一声,眼中满是无奈。

    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ka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ka.com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温房(1v1 男小三) 超品小厮 寸芒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诡秘之主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