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三国:我在季汉当丞相 > 第二百七十章时局纷扰

第二百七十章时局纷扰

    身为前线主将,关羽自然要从战争的角度思考问题。能以最小的伤亡换取胜利,正是他的任务和追求。

    但作为集团的掌舵者,张恒却不能如此简单的思考。

    青州黄巾百万人,泰山那边最多二十来万。也就是说,此时的青州,最少还有七十万人!

    一场大雪下来,少说冻死十万人。

    一个冬季下来,损失过半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那是几十万条鲜活的生命,不是简简单单的数字,设身处地想想,张恒难免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就算不从道德的角度考虑,人口也是最珍贵的资源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人可都是不被世家所掌控的独立人口,内部没有任何掣肘。别看现在是一群暴民,可一旦能成功收编招降,也是最容易管理吸纳的人口。

    真要都用作屯田生产,将是一笔极大的助力。

    现在的关键问题是,如何吃下并消化这么多人口!

    想着,张恒起身向刘备一拱手道:“玄德公,在下的意思是,如果能在第一场雪落下之前,彻底击溃青州黄巾,并将其吸纳,方为上策。”

    郭嘉冷哼一声道:“长史说得好听,可要彻底剿除数十万贼军,又谈何容易?一旦雪落,我军将士再怎么勇猛,也无用武之地。强行进军,恐死伤惨重。贼军与我军将士,孰轻孰重,长史难道不知?”

    以这个时代的路况和御寒条件,冬季不打仗乃是常识,郭嘉当然不希望继续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奉孝所言是也!”荀谌也站出来附和道,“纵然能击溃贼军,咱们也养不活这么多人。长史此番言论,确实有些妇人之仁了。”

    数十万人口资源的重要性,郭嘉和荀谌又如何不知道,但两权相害取其轻,为了保证利益的最大限度,他们还是认为让青州黄巾自生自灭为好。

    张恒没有反驳他们,只是向荀彧问道:“文若,如今府库中还有多少粮食?”

    “府库中虽说还有些存粮,但如今两路大军皆在外,都需粮草供应。再者,前几日徐将军又从泰山带回来十多万俘虏,也需妥善安置。所剩之粮,怕是不足以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便被张恒挥袖打断。

    “直说了吧,扣除现如今所需的粮食,还能剩下多少?”

    荀彧苦笑一声,缓缓开口道:“若是节省一些,倒是能凑出百万石粮食……”

    “百万石么……”

    张恒叹了口气,神情中满是无奈。

    这个数字听起来很多,但却远远不够!

    如今的徐州,可以说是相对富足的,因为秋收才刚过去不到三个月。

    这时代稻麦还没有普及,五谷之首是粟,也就是小米。

    且田地都是一年一熟,春耕秋收,如今田租赋税才刚刚收上来,府库自然略显充盈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粮食,必须要维持到明年的秋天。

    青州黄巾可不比徐州的百姓,百姓们交了田租赋税之后,尚有余粮度日。可这些青州黄巾,早就没了田地,只是会消耗粮食而已,至少在明年秋收之前,州府得管着他们的生计问题。

    在极度缺乏油水的时代,人自然需要很多的碳水。每人每月,至少得两石粮食才能吃饱。

    就算削减一半,满足人的最低生理需求,每人每月也得一石粮食。

    从现在到明天秋收,可是有足足十个月,一个人就得消耗十石粮食。

    青州黄巾七十万余万,那就是七百万石粮食!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天文数字,饶是张恒也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够,不够,远远不够!

    这一刻,张恒深刻感受到了什么叫破坏容易建设难!

    粮食这玩意儿又不能凭空变出来,那就只能尽人事,听天命了。

    张恒想了想,便对刘备拱手道:“玄德公,在下以为,还是要让云长继续率军进攻,尽量在年前结束战争。至于粮食问题,在下倒有一个想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何妙计,子毅快说!”刘备满脸惊喜道。

    刘备毕竟是个宽仁的性子,若真能让数十万人免于死亡,同时还能扩充自己的实力,他自然乐意。

    张恒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起身来到了青石板前,将关羽的战报拿掉,又换上了自己的那幅舆图。

    “这正是在下此次回郯县的目的,奉孝,将如今兖、冀二州的形势,与诸位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闻言,郭嘉点了点头,将刘岱、张邈、袁绍、韩馥等人的相爱相杀,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,最后连同自己和张恒的观点也和盘托出,听得众人大为惊奇。

    敢情我们忙着治理民生的时候,其他诸侯却在内耗。

    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!

    消化了片刻之后,刘备缓缓开口道:“所以,子毅的意思是,咱们也要插手二州之争?”

    闻言,张恒刚想回答,却被郭嘉抢先。

    “不错!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。与其坐视二州争斗,反倒不如主动出击,掌控局势,若有机会,便是一举拿下二州也不是不可能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张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这小子的心可真大,能得些好处就不错了,还想着吞并二州,真是痴心妄想!

    刘备苦笑着摆了摆手,“以咱们如今的情况,想要养活自己都有些困难,哪还有余力出兵,奉孝此言太过夸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误会了,非是咱们主动出兵,而是别人求着咱们出兵!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,脸上的笑容写满了阴险。

    “此言何意?”刘备不解道。

    张恒解释道:“玄德公有所不知,收复泰山郡后,在下便让奉孝出使兖州。刘公山畏惧袁绍,打算以二十万石粮草请咱们出兵。兖州尚且如此,就更不要说冀州的韩馥了,如今只缺一个契机而已,咱们便能名正言顺插手二州争斗。只要操作得当,利之所至,二桃便能杀三士!”

    这意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,不是咱们要出兵,而是等别人求着咱们出兵。

    届时徐州就能以雇佣兵的模式,参与到二州的争斗中去,而且不用自家出钱粮。

    换来的好处,正好养活招降的青州黄巾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在场众人都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张子毅简直太无耻了,不过我喜欢!

    “主公,长史此计甚妙,谌以为可行!”荀谌率先起身道。

    “嘉亦附议!”郭嘉也拱手道。

    荀彧想了想,也拱手称是。

    刘备见众人都同意张恒的策略,当即拍板道:“既如此,子毅尽可放手施为,州中一切兵力,你尽可选用调遣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张恒对刘备拱了拱手,随后出列走到中间,环顾四周道:“刘公山已向咱们求援,兖州却可名正言顺插手,诸位谁愿前往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郭嘉立刻开口道:“我去!”

    张恒想了想,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郭嘉倒是最合适的人选,毕竟上次出使兖州的也是他。

    “奉孝亲自前往,足以应对兖州事宜。此行需要多少兵马?”

    郭嘉笑道:“上次出使兖州,我已查明情况,如今刘、张双方兵力大致相当,麾下都有三万人左右。咱们想要破局,非得两万人不可!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便让孙仲台率两万人听你调遣。此外,徐文向也可堪一用,一并拨给你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郭嘉大喜,起身应道。

    兖州决定了,接下来轮到冀州。

    “诸位,冀州牧韩馥那边,可有人相熟?倒是不需要多深的交情,只要能搭上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荀彧起身答道:“韩馥出身颍川,与我荀氏还算有些交情,我倒是可以修书一封,前去联络一番。”

    张恒马上摇了摇头,“文若你现在可是咱们徐州的大管家,还要坐镇后方,不可轻动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便由我替兄长出使冀州,长史以为如何?”荀谌捋须笑道。

    闻言,张恒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在原本历史上,荀谌可是替袁绍说服韩馥让出冀州的关键人物,如今却要替韩馥抵挡袁绍,真可谓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“友若愿前往,自然是再好不过。”张恒笑道,“不过徐州之兵已拨给奉孝,你若需要动用军队,便只能从泰山调取。稍时还请玄德公写一道调令,命张文远等人听你调遣。”

    相比于形势明朗的兖州,冀州如今还是未知,得荀谌先去了解情况再说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荀谌起身道。

    “关于介入二州之争的布置,大抵便是如此了,还望诸位好生用命,助玄德公成就大业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众人皆起身拱手应命。

    “子毅,奉孝和友若都出手了,你难道就不技痒?”刘备好奇道。

    此次图谋二州至关重要,刘备还是想让张恒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张恒摇了摇头,“玄德公,在下还另有要事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正要向玄德公禀报,日前公台传来消息。”张恒缓缓开口道,“董贼欲迁都长安,却为皇甫嵩所阻,如今双方正在函谷关对峙,在下准备年后便走一趟雒阳。”

    自上次荥阳惨败之后,董卓便灰溜溜地跑回了雒阳,稳住后方。

    尽管全军覆没,但雒阳周边还有近十万精兵把守,一番杀伐之后,董卓终究是摁住了局面,随后便开始着手迁都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变故突起。

    张恒之前不经意间埋下的棋子,此时却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陈宫也的确有点本事,居然能说服已经奉诏的皇甫嵩改变心意,起兵阻挠董卓。

    董卓闻之大怒,可迁都行动已经开始,断然没有半路废止的道理。

    于是董卓立刻派大将胡轸率兵三万西进,企图扫平阻碍。

    可皇甫嵩是谁,那可是征战沙场数十载,平定过黄巾之乱的宿将,上一代的将星之首,又岂是胡轸能够匹敌的。

    一番交战下来,胡轸大败,幸得麾下都督华雄拼死相救,才得以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经此大败之后,胡轸再无进取之心,收拢败兵之后便在弘农一带驻守,说什么也不肯再跟皇甫嵩正面对决了,却一面派人向董卓求援。

    董卓闻之大怒,当即就要追究胡轸战败之罪,幸得李儒劝谏,才留了胡轸一命。

    可皇甫嵩又不能不管,于是董卓又派张济叔侄领兵三万增援。

    这下皇甫嵩便不占优势了,纵然他麾下的军队也是精锐,但终究只有三万人,面对董卓的六万西凉军,终究是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双方在函谷关僵持数月之后,皇甫嵩渐渐露出颓势。

    于是,陈宫便赶紧给张恒传信,告知情况的同时,请求张恒派兵增援。

    消息不久前才到泰山,恰逢郭嘉出使兖州归来,张恒便决定等回到徐州再禀报刘备。

    听完张恒的叙述之后,刘备眉头皱得老高。

    他当然有心铲除董卓,但奈何眼下的情况却不允许。

    “子毅,如今时局纷乱,前有青州黄巾,后有二州动乱,董贼那边实在是鞭长莫及。就算是你执意前往,咱们也拿不出多少兵力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,在下一人足矣。”张恒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闻言,刘备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董卓麾下数万大军,你一个人去又有何用?不可,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面对刘备担忧的目光,张恒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玄德公不必担心,董贼残暴不仁,天下欲致其余死地者,如过江之鲫,他早晚自取灭亡。在下此去,只为推波助澜,待时而动。能成事固然好,不能成倒也无伤大雅。”

    闻言,刘备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去找董卓拼命就好。

    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ka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ka.com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温房(1v1 男小三) 超品小厮 寸芒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诡秘之主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