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002 周日的上午

002 周日的上午

    周日的上午,是直播基地最安静的时间,经历了昨夜一夜的鏖战,大家现在都有些人仰马翻、精疲力尽,周六晚上,是所有主播最漫长的一夜,平时十二点之前就已经关闭的直播间,到一两点还在直播,像雪儿他们这种高人气的头部主播,开得更迟。

    盛春成昨晚两点多钟,打开手机看看,他看到雪儿还在直播,声音都有些沙哑,就想,今天需要好好给她按按足阳明胃经和气舍、缺盆、气户穴,想到这三个穴位,陈春成深吸口气,不停地告戒自己冷静冷静,因为这三个穴位在胸上部,最靠近那个敏感部位。

    整个五楼,都是雪儿他们的公司,电梯门打开,正对着电梯门就是他们公司的前台,不过,这个时候前台空空荡荡的,前台的小姐要中午过后才来,现在还没有上班。

    通往里面的玻璃门也关着,门里面光线幽暗。

    盛春成走到门边,按响了门铃。

    雪儿在公司里有一间休息室,里面有床,平时用来午睡,到了周日,因为收工太晚,第二天下午又要开始直播,雪儿就不回家,选择睡在公司里,每个周日的上午十点,盛春成会来帮她按摩,一个小时按摩结束,吃饭和化妆,到十二点半,要开始准备直播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公司里其他的人才陆陆续续到来。

    门里静悄悄的没有动静,盛春成站着稍等一会,又按了按门铃,门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,盛春成站直身子,脸上堆满了笑,他准备好和往常一样,门打开就笑着朝雪儿说你好。

    门被从里面反锁,盛春成听到扭动门锁的卡察声响,接着门被打开,盛春成猝不及防,愣了一下,他看到站在门里的不是雪儿,而是一个男的,幸好对方睡眼惺忪,门口的光线又很昏暗,对方并没有察觉到盛春成的诧异。

    盛春成认识这个男的,知道他叫“渣男”,出现在雪儿的直播室几次,第一次是作为委托方,雪儿在直播间推销的是他公司的产品,他作为嘉宾出场,接着又出现了几次,有一次,还喝得脸红红的,隔着屏幕,好像都能嗅到他身上的酒气。

    他坐在边上,不停地往雪儿这边凑,雪儿用手不停地推他,越推他就凑得越近,脸都快贴到雪儿的脸,有人问: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和校长一样,也是一个渣男?”

    他嘻嘻地笑着,脾气很好,说对对,我就是渣男,标准的渣男,一渣到底了。

    从此,“渣男”就成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网上有人扒出来,说渣男是个温州的富二代,自己本身也是一家服装公司和网络公司的老板,他在勐追雪儿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,看样子是追到手了。盛春成心想。

    雪儿的前任绯闻男友,也是让雪儿名声大噪的,是那个赫赫有名的海王富二代,被人拍到他们手牵手在日本北海道旅游,和进出民宿酒店的镜头。

    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渣男歪着头,用手托着自己的腮帮子,含混不清地问,他要是不用手托着,盛春成感觉他的脑袋,随时会向一边倒去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盛师傅?进来,进来,你快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还没有来得及回答,就听到渣男的身后,远远地,雪儿在叫着。

    渣男侧了侧身,让盛春成进去,他把门又关上,反锁。

    八九百个平方的偌大空间,光线昏暗,一头是办公区,中控和后勤、客服,以及美工文桉技术人员的座位,空无一人,灯都黑着,中间的空地,摆放着可以移动的衣架和货架,客户送过来准备在直播间展示的产品,都由产品助理们提前在这里整理摆放好。

    开播之前,雪儿和她的助理主播也会在这里梭巡,熟悉摆放在这里,待会要在直播间展示的每一件产品,这对一个主播来说,就是她的日常功课。

    再过去,就是并排的两个直播区域,根据每天直播的产品的不同,雪儿会出现在不同的直播区,遇到像618、双十一和元旦、春节这样的重大日子,两个直播区会合并,布置成一个大的直播空间。

    直播区的对面,是一个休息区,摆着一圈的沙发和吧台,尽头,就是雪儿的办公室和休息室,也是现在唯一亮着灯,光线明亮的区域。

    盛春成收起盲人手杖站在那里,雪儿从休息间伸出头,朝这边看看,叫道:

    “哎呀,你帮我把盛师傅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渣男醒悟过来,“哦哦”地应着,他问盛春成:“你真的是瞎子?”

    盛春成笑笑,心里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从这里一直到雪儿的休息室,每天的状况都不一样,盛春成虽然看得到,但他现在是个“盲人”,哪怕一路畅通,他也必须看不到,每次都是站在这里,由雪儿领着他过去,今天是渣男。

    渣男抓着盛春成的手腕,不是带,几乎是把他拽了过去,盛春成的步履有些踉跄,渣男也懒得理他,他自己都还没有完全清醒。

    雪儿还是穿着一件宽大的、下摆到膝盖的男士圆领衫当作睡衣,看上去就像里面什么都没有穿,圆领衫前面印着“随便”两个字,确实是够随便的。

    不在镜头前面的雪儿,没有化妆,看上去五官有些模湖,比起镜头前面明眸皓齿的雪儿,看上去逊色很多,虽然还没有到丑的地步,但也打了个大折扣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有些暗澹,眉毛很浅,只是稀疏的一抹,两片嘴唇看上去有点干,不再像是在镜头前面那样,看上去总习惯性地都着嘴,有些俏皮,而是紧抿着的。

    每个周六,盛春成都会进雪儿的直播间看她直播,一是观察她的身体状况,第二天可以对症推拿,二来也实在是有些喜欢镜头里的她,和第二天自己近距离看到的,没有化妆的雪儿,宛若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盛春成看到穿着松垮的圆领衫、五官模湖的雪儿的时候,总是会想起那个海王富二代,觉得他也真够悲催的,一茬一茬地换着女朋友,每一个都是烈焰红唇、长发飘飘,有多少男的会羡慕他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羡慕他的,可能没有想到,每一天上午,睁开眼睛的时候,他能够看到的都是像这样换了脸般的同伴,感受到的肯定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落,怪不得他要不停地换女人,可能就没有一个女人,能够始终如一,在他眼里都是完美的。

    而且,而且,他抚摸到的,一律都是冰凉的鼻尖。

    盛春成第一次给一个客人做面部按摩的时候,触摸到冰凉的鼻子,他吓了一跳,不敢相信,一个人的鼻子会这么凉,和她的脸颊温差这么大,怎么可能?

    后来他才明白,原来那一个个冰凉的鼻子,都是被整过的。

    雪儿的鼻子,也是冰凉的,那个海王,他抚摸到过不冰凉的鼻子吗?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