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117 两个人说着话

117 两个人说着话

    两个人说着话,不知不觉都睡着了,中间盛春成迷迷湖湖醒来,外面天已经亮了,但因为房间里没有开灯,又拉着窗帘,光线昏暗,让他以为天色还早。

    盛春成斜坐在那里,感觉自己的两条大腿都麻木了,似乎被什么压着,低头看看,看到雪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倒了下来,头枕在他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盛春成不忍心叫醒她,只能任大腿继续麻木着,两条大腿,似乎正在快速地离他而去,而睡意,更快捷地侵袭着他,他闭上眼睛,又昏昏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快上午十点,外面大办公区域,已经有很多的人来上班,说话声、搬动物体的声音、还有谁在播放的歌声,正从门缝里钻进来。

    雪儿的头动了动,然后抬起右手,习惯性地抹了抹自己的嘴角,接着手贴在盛春成的大腿上,盛春成的大腿冰凉,很舒服,雪儿的手很自然地摸着,她感觉有个什么顶着自己的后脑勺,勐然醒悟,赶紧睁开眼睛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看盛春成,都着的嘴张成了一个o型,好像一时之间,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,更不知道,自己的头,怎么会枕在盛春成光光的大腿上,雪儿的脸刷地红了起来,好在盛春成斜歪在那里,看上去还没有醒来,她轻轻地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盛春成比雪儿更早醒来,不过他斜坐在那里一直没有动,透过墨镜,盯着枕在自己大腿上的雪儿看,他真想伸出手去,抚摸着这张可爱的脸,又怎么也不敢动弹,心里又弥漫着那种既兴奋又酸楚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看到雪儿扭过头来,赶紧就装作是还没有醒,这样大家都不尴尬。

    雪儿坐在那里,眼睛看着前方,都着嘴,傻傻地发了会愣,然后轻轻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她朝门外看看,接着晃晃自己的脑袋,然后想到了,“呀”地惊叫一声,跑开去,换好衣服,匆匆就开门出去,她想起来,盛春成的牛仔裤和衬衣还晾在外面备货间的衣架上。

    糗了糗了,这下被这么多人看到,怎么说啊。

    盛春成歪着身子坐在那里,他看到雪儿出去,赶紧就想站起来,没想到这个时候,他的下半身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没有了知觉,手撑着沙发扶手想站起来,脚刚一用力,屁股又跌回到沙发里。

    他伸手捶着自己的大腿,这时发现自己下身只穿着一条短裤,而那里直挺挺竖了起来,顿时一阵的慌乱,要是这个时候雪儿回来,那他就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盛春成竭力想站起来,又试了一次,可惜双腿早已经麻透,不听他指挥,双手用劲撑着直起身子,一迈动腿,整个人突然好像失重一般,再次跌回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他看到离沙发不远处,有一张转椅,想起那天渣男推着自己走的情景,盛春成上半身压在沙发扶手上,欠过身,伸手把转椅拉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用装,他现在就是一个残疾人,下肢还是没有恢复知觉,他是靠双手支撑着沙发和转椅的扶手,才把自己从沙发上,移到转椅上。

    接着,还是靠手,先撑着沙发,把自己推到墙边,然后靠着墙和手,把自己推到卫生间的门口,这个时候,双腿的知觉回来了一些,至少可以站立起来了,盛春成扶着门框站起来,然后扶着墙进了卫生间,想了想,还是把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解完了手,站在盥洗台前,朝下看看,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盛春成这才吁了口气,同时自己也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事啊,雪儿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那么久,没想到带来的不是什么温柔甜蜜的回忆,而是狼狈不堪的现实。

    雪儿走出门去,门外的人都被她吓了一跳,凝香问:“老大你没有回去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被你们吵醒了。”雪儿说。

    凝香做了一个鬼脸,刚刚就是她在用自己的电脑放歌,还放得很大声。

    雪儿走去了备货间,看到米雪正站在那排衣架前,手里拿着一杯咖啡,一边喝咖啡,一边正盯着衣架上挂着的盛春成的牛仔裤和衬衣。

    雪儿走了过去,米雪指着衣架上的衣裤,和雪儿说:

    “这好像是男人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雪儿在她后脑勺上拍了一下,骂道:“你连男装女装都分不清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我在想,它们是怎么来的?好像还不是新的。”米雪说。

    “盛师傅的。”雪儿说。

    米雪嘻嘻地笑着。

    雪儿说:“不要乱想,昨晚他过来给我按摩,那么大雨,身上都淋湿了,按摩完了,外面还是大雨,连车也打不到,回不去,我就让他在沙发上躺一会,现在还睡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乱想啊。”米雪看着雪儿,一脸天真地问:“老大,你为什么要解释这么多?”

    雪儿恼了,伸手又要去打她,米雪避了开去,嘻嘻地笑着:

    “真的真的,我真的没有乱想,人家不是盲人嘛,盲人能对你干什么,除非,是你想对他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米雪说着就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雪儿伸手摸摸盛春成的衬衣和牛仔裤,还没有完全干透,她把它们放在熨衣架上,用熨斗熨干,在台子上叠好,拿着衣裤回去房间,路上,很多的人都看着雪儿,嘻嘻地笑着,雪儿看到了米雪,知道这些笑都是她播种的,雪儿伸手指了指她,米雪做了个讨饶的动作。

    雪儿走回到自己的房间,把门关上,她看到盛春成已经起来,正走出卫生间,雪儿下意识地,就朝他那里看了看,已经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盛春成也留意到了雪儿的目光,两个人的脸,几乎同时红了起来,幸好,雪儿也几乎同时转过头去,两个人暗自在心里笑着,窘笑。

    等盛春成换好衣裤,雪儿和盛春成说,我送你回去。

    盛春成赶紧说,不用了,现在雨也停了,外面车很好打,你还是多睡一会,你都没怎么睡。

    做直播的,觉不睡醒,带着一个黑眼圈和憔悴的脸进直播间可不行,雪儿没有坚持。

    雪儿打开门,外面的人都站在那里,朝着这边看,雪儿叫道:

    “米雪,帮我送盛师傅出去打车。”

    “ok,ok。”米雪大声应着跑过来。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