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205 刘立杆和大伯说

205 刘立杆和大伯说

    刘立杆和大伯说:“老哥,你帮我安排两个按摩师,过来给这两个胖子按摩,总不能让他们白换衣服了,单我明天会叫人来买。”

    大伯说好。

    刘立杆接着和盛春成说:“走吧,我们去楼上,这里可以了,已经验证了。”

    土香园大酒店的门口,这时候进进出出的客人很多,还有不少人站在大门口这里的两部电梯口,在等电梯,刘立杆看了一眼,领着盛春成进了酒店大门,右转,推开边上一扇安全通道的门,门里还有两部电梯,这是半亩田内部的员工电梯。

    刘立杆领着盛春成走进电梯,他并没有按三十一楼,而是按了三十二楼,电梯上行,刘立杆问:

    “小盛,你晚饭吃了吗?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吃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吃,那就和我们再吃一点。”刘立杆说,“我们边吃边聊。”

    到了三十二楼,刘立杆推开一扇办公室的门,这间办公室的面积很大,有刘立杆那间的三间大,装修风格很简洁,但看得出来,里面的家具什么的都很考究,应该是定制的。

    右手边是很大的一张办公桌,桌面是十几厘米厚的黑色桃木板,下面是空的,桌架是两个口字型的实心不锈钢管做的,侧面一排黑色的柜子,是可以移动的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中间,是一组沙发,沙发的皮面是白色的山羊皮,底座和扶手,也是不锈钢管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左手边,是一张和办公桌同样风格的黑色会议桌,只是更大,两边各摆着三张椅子,椅子也是白色山羊皮的皮面,实心不锈钢的架子。

    会议桌上,这时候铺着一次性桌布,上面摆着六七个菜和餐具,还有一瓶五粮液。

    最醒目的,是和会议桌对应的另一边,立着一个画架,画架上有一幅未完成的油画,画的就是窗外夜幕中的江南运河和城市的夜景,画架边上支着一个油画箱,刘立杆和盛春成进去的时候,一个和刘立杆差不多年纪的男人,正站在画架前画着画。

    看到两个人进来,中年人拿起一张粗卫生纸,把画笔擦擦,然后浸入了一瓶液体里。

    刘立杆和盛春成说:“这是张晨张总,半亩田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然后手朝盛春成一指,和张晨说:“这是盛春成,按摩师。”

    其实盛春成一走进这里,就知道这人应该是张晨,他赶紧说:“张总好。”

    张晨朝他点点头,回头看看会议桌,骂刘立杆:“带客人来也不先说一声,都是辣的菜。”

    刘立杆笑道:“不用说,他淳安的,你说会不会吃辣?”

    盛春成也不解释,自己其实不是淳安,应该是歙县,不过淳安不淳安的,有区别吗,他们说的话,吃的口味,不都是淳安的?

    盛春成说:“我真的已经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喝酒。”张晨说,“不用客气,总不能你看着我们两个吃,那样,我们也吃不好。”

    虽然喝的是高度的白酒,但用的是水杯,刘立杆还在这里倒酒,张晨已经走开,又拿了一瓶五粮液过来,这里刘立杆也不问盛春成酒量如何,一瓶酒正好倒了三个满杯,不由分说就分给盛春成一杯,盛春成看着有些心惊,这样喝酒,自己还不很快就被干翻?

    “这家伙有点神的。”刘立杆和张晨说,“自创了一套减肥按摩手法,我试了,两个胖子,一个星期时间,一个减了六斤多,一个减了七斤多快八斤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张晨问,禁不住看看盛春成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给你也减减?”刘立杆问。

    “滚!”张晨骂,“我需要减什么肥?”

    盛春成赶紧说:“张总确实不需要,张总是标准身材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呢?我是不是需要增肥?”刘立杆问。

    盛春成还没有说,张晨就说:“不需要,你只要去猪栏里,和那些猪同吃同睡一个星期,不要折腾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忍不住笑了起来,刘立杆说:“切,一个星期之后,我照样玉树临风。”

    “是歪脖子树临台风吧?”张晨揶揄。

    盛春成坐在那里,完全放松了下来,他原来知道这两个都是大老板,不免还有些拘谨,没想到坐下来喝酒聊天,看他们互相斗嘴,还这么有趣,他们的说话风格,倒是和那个余大麻子很像。

    “吃菜,吃菜,不要客气,小盛。”张晨和盛春成说。

    盛春成一边点头,一边不停地夹着菜,他原来因为晚上要工作,只敢吃个半饱,肚子里还有容量,看到这一大杯酒,他就想应该多压点食物下去,这样才不容易醉。

    而且,这里的菜,也太好吃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菜,肯定是下面土香园大酒店送上来的,但和自己那两次,在包厢里吃的不一样,更辣更过瘾。老板点菜,下面肯定是最好的厨师掌勺,也是按着老板的口味做的,盛春成觉得,他们的口味,也真的很合自己的口味,到底是喝同一湖的湖水长大的。

    刘立杆先和张晨说,自己接下来,准备在“人家旅业”,推出减肥按摩和保健按摩的服务,他这套手法,我看中他的,一个是立竿见影,还有一个,是不需要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,这样,住在我们民宿的人,就都会有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张晨点点头,觉得这个可以。

    刘立杆接着和盛春成说:“小盛,光靠你一个人,你就是跑断腿也忙不过来,必须培养和带出一批人出来,我们才可以正式推出这项服务,你的重点是技术培训,而不是自己亲自上阵。

    “你考虑一下,我们合作的方式有两种,一种是你直接到我们公司来,成为公司的一员,你负责这块工作,还有一种,是我们合作成立一个公司,这个公司,主要是为‘人家旅业’提供服务,同时,也可以接其他的业务,这两个模式,你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考虑,就后一种,年轻人胆子要大一点。”张晨和盛春成说,“只要你的这套方法真实有效,市场不会小,你们完全可以直接开一家按摩店,以这个为基础,最后做成连锁经营的模式,目标也不要只是杭城这一个点。

    “‘人家旅业’是你们的基本业务,‘人家旅业’开到哪里,你们就可以跟着开到哪里,对了,在做坐商的时候,你们的上门服务,也可以不仅局限于‘人家旅业’,需要上门按摩服务的人很多,你们都可以接,有实体店铺,不是单干户,对这部分客户来说,可以增加信任感。”

    张晨虽然不知道盛春成,其实早就在做上门服务,但他凭经验和感觉,就觉得这块业务其实大有可为。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