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217 盛春成是被钟欣欣的电话吵醒的

217 盛春成是被钟欣欣的电话吵醒的

    盛春成是被钟欣欣的电话吵醒的,他们上午的时候,送陈姐回家,送上了楼,下来的时候,钟欣欣还坚持要送盛春成,盛春成没有让她送,她也一个晚上都没有睡了,太辛苦。

    盛春成也懒得再去坐地铁,他在陈姐他们小区门口,打了一辆车,上了车之后,感觉整个人都快散架了,很困,又睡不着,脑子里翻来覆去想着的都是郭爽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丁画眉已经去上班了,盛春成又饿又累,他没有洗澡,也没有去给自己搞点吃的,倒在客厅的沙发上,想站起来已经站不起来,过了一会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拿起电话,手指在屏幕上从左到右划了一下,钟欣欣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: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,郭爽她……”

    钟欣欣泣不成声,她说不下去,说了半句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浑身一震,坐了起来,赶紧打开本地论坛,看了一阵之后,他坐在那里,呆呆地看着前面,泪水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,陈姐的消息在网上,经过一夜的爆炒,刚刚有些平息下去,陈姐女儿失踪的消息,又在网上骤然起来。还有很多警察和辅警在滨江绿道的图片,甚至还有陈姐和钟欣欣盛春成站在那里的图片,以及后来他们三个人坐在江边的背影。

    好在盛春成在照片里,只是戴着墨镜,并不能说明什么,当时在场的,还有好几个人都戴着墨镜,有警察也有辅警,还有围观的人。

    盛春成也顾不得这么多了,他呆呆地坐在那里,大脑一片空白,他似乎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呜咽,好像是自己,又好像不是,他不知道这声音是从何而来,顾不得这么多了,他坐在那里,任凭泪水不停地流淌。

    陈姐在地下室的遭遇,所有本地的媒体都退避三舍,闭口不谈,但后面寻找人的消息,是正能量,几乎所有媒体的记者都动了起来,有人还扛着摄像机跑去了滨江绿道。

    更多的是那些网红和自媒体,成千上万的人都动了起来,他们拿着手机和自拍杆,跑去钱塘江两岸,在岸边搜巡着,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第一个找到郭爽的人,已经有郭爽的同学还是朋友,把郭爽的照片发到网上,动员大家去找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一点多钟的时候,有人在下沙的江边发现了郭爽。

    钱塘江过了彭埠大桥,到九堡大桥的时候拐了一个大弯,郭爽已经被江水冲到了江对面,难怪那艘快艇沿着这边的江堤,来回搜巡,过了海宁,一直找到绍兴也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找到郭爽的是个自媒体,他很快把视频发到了网上,有海蓝救援队的队员,赶到现场进行打捞,虽然郭爽的脸被打了马赛克,但钟欣欣和盛春成,看到那身衣服,就知道那是郭爽。

    特别是钟欣欣,昨天晚上的时候,她还和郭爽一起吃晚饭,吃完饭她们还一起玩了游戏,没想到她回来之后,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。

    盛春成拿起电话,犹豫了好久才拨给陈姐,陈姐的手机关机了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,本来就是盛春成要去给钟欣欣按摩的时间,这个时候,已经快四点钟,盛春成站起来,走去卫生间洗脸刷牙,刷着牙齿的时候,他看到镜子里头发蓬乱的自己,这才想起,昨晚跑了那么多的路,早上回来,自己连澡都没有洗。

    盛春成干脆就站在那里,把身上的衣服裤子脱了,走进边上的淋浴间,水哗哗地没过他头顶的时候,盛春成禁不住悲从中来,泪水又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,流遍了他身体的水,好像都被泪水给浸咸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又听到那个呜咽声,穿破“哗哗”的水声而来,这时他听清了,这个声音,是从自己的心里发出来了,一直在那里盘绕。

    他想起那天晚上,自己坐在郭爽的边上,打定主意,只要郭爽跳下去,自己一定要死死地抓住她的手,跟着她跳下去,自己说什么也不会松手,哪怕是到了水里,也要紧紧地抓住她,他知道自己不能松手。

    但最后,自己还是没有抓住啊,郭爽还是从他的身边熘走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蹲了下来,用双手紧紧地拽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,呢喃着:“对不起,郭爽,对不起,郭爽,我应该抓住你的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到了钟欣欣家里,门一开,钟欣欣抱着他就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她其实一直在哭,整天都在哭,在陈姐他们小区门口,送走了盛春成之后,她开车又去了绿道,坐在车里没有下车,她看到很多的记者在江边走来走去,还有更多的人拿着手机和自拍杆,也在江边寻找。

    钟欣欣打开本地论坛,看到了上面自己的照片,她就更不敢下车了,要是被这些人认出来,都围着她,她可怎么办?

    但她也舍不得离开这里,她总是觉得,郭爽既然是从这里突然消失的,那她就还会在这里突然出现,自己只要等在这里,就可以看到她。

    有人朝她的车子张望,钟欣欣紧张了起来,她把前面的遮光板放了下来,把座位放倒一些,从副驾座前面的储物柜里,拿出了一顶鸭舌帽,戴在头上,把帽檐压低,遮住了自己的上半部脸。

    她斜躺在那里,从帽檐下朝外张望着。

    一个晚上没有睡觉,但她觉得自己一点睡意也没有,也不敢闭眼,她担心自己闭上眼睛,郭爽从自己的车前走过去,自己都不会看到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,江边那些记者模样的人都消失了,还有几个自媒体,仍不死心,在这里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随着江边的人越来越少,钟欣欣的心也开始冷了下来,她觉得郭爽不会出现了,至少是不会在这里出现了。

    钟欣欣流着眼泪启动车子,一路哭着回家,到了家里,她觉得自己又饿又累又急,她走进了卫生间,在马桶上坐了下来,手里拿着手机,里面打开的是本地论坛,她几乎是条件发射般地不停刷新着。

    突然,她看到有人说找到了,有视频发了上来,钟欣欣看到离江岸不远的水面上,好像有一个人在上下沉浮,发视频的人把脸打了马赛克,但钟欣欣一眼就认出来,那是郭爽,没错了,就是郭爽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一坐在这里,就好像可以看到郭爽坐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钟欣欣坐在侧边的沙发上,指了指边上那张长沙发,哭着和盛春成说,那是她和郭爽并肩战斗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那个时候,真不是东西,还会生她的气,要是她现在在这里,打我也好,骂我也好,我保证一点都不生气,你知道吗,爸爸?”钟欣欣哭叫着。

    盛春成点点头,他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泪水又一次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。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