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280 两个人一路上去

280 两个人一路上去

    两个人一路上去,整幢房子里静悄悄的,盛春成没有看到老倪,也没有看到那个阿姨。

    他们到了顶楼,走进阳光房,阳光房里还是,朝向花园的这三面,和顶棚的帘子都拉着,只有朝向钱塘江的那一面,帘子没有拉,光线从玻璃外面淌进来,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空调早就已经打开,阳光房里很温暖。盛春成走进去后,脱下自己的外套,穿上了白大褂。

    等他转过身来,让他吃了一惊的是,兰总也开始脱衣服,很快就脱完了,还是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盛春成本来以为,兰总知道自己的眼睛已经可以看到,再上来按摩的时候,她至少会穿着一套睡衣睡裤,没想到她还是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兰总以前虽然一览无余,但那个时候,盛春成戴着墨镜。戴着墨镜的时候,看什么都像是隔了一层,就是看躺在按摩床上的兰总,也好像是隔着一层衣服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而现在,没有了墨镜,他的目光等于是和兰总的肌肤亲密接触,黏在了她白皙的肌肤上。

    兰总落落大方,在按摩床上躺下,闭上眼睛和盛春成说:“小盛,我们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“哦哦”着,连忙走过去,开始给她按摩。

    兰总的皮肤不仅白,还富有弹性。盛春成不光是给兰总,而是第一次没有戴着墨镜,给全裸的异性按摩,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,忍不住朝兰总的敏感部位看,看着看着,盛春成在心里骂了一句,要死!手指滑过兰总的肌肤时,他的下面竟然有了反应。这是他在兰总这里,包括那个云总,从来没有过的。

    也难怪,盛春成从丁画眉离开自己的那天晚上开始,就没有再看到过这样一览无余的异性的身体。那个妍妍,盛春成在店里给她按摩的时候,她都穿着他们店里,专门给客人提供的棉布衣裤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具身体,虽然年纪比自己大了一倍多,但毕竟依然白皙,依然有弹性,最重要的是,不管怎样,这都是一具异性的胴体。

    盛春成觉得血往上涌,手都开始有些颤抖,他竭力控制着自己,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地平静,他和兰总说:

    “对不起,兰总,我喝口水。”

    兰总闭着眼睛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盛春成喝着水,眼睛盯着兰总最敏感的部位,死死地盯着。然后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和自己说,没有什么,没有什么,盛春成,你不是训练有素嘛,你怎么会这样不堪?不会吧,不过就半个多月而已,你有这么饥渴?

    他这样不断地暗示着自己,心情渐渐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他走回去,开始继续给兰总按摩。

    一边按摩,一边还是不断地提醒和暗示着自己,直到他完全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按摩结束,两个人穿换好衣服,往下面走。

    差不多已经到吃晚饭的时间,盛春成心里有些奇怪,怎么还是没有看到那个阿姨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到楼下客厅,盛春成告辞想走,兰总说:“不行,我们今天一起吃晚饭,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想拒绝,又觉得说不出口,毕竟自己拿了人家八万块钱,这么大的好意和人情,你能用拒绝偿还?

    何况,人家说庆祝,是为你庆祝,庆祝你眼睛可以看见了,你还好意思推辞?

    盛春成只能说:“谢谢兰总!”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去外面吃,今天阿姨不在。”兰总走进房间,换身衣服,化了妆,走出来和盛春成说。

    盛春成说好。

    两个人乘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,上了车,兰总好像想起什么,问:“对了,小盛,你是想去云总那里,还是我们找其他的地方?”

    盛春成一听这话,赶紧笑道:“去云总那里,我想看看云总。”

    兰总听着,莞尔一笑:“就怕老云看到你,眼睛都拔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的脸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盛春成想去云总那里,说想看看云总是假,而是觉得,那里是一家快餐店,一来他们可以很快吃完,二来也比自己和兰总两个,单独坐在哪家酒店的包厢里,要来得更不尴尬。

    盛春成现在想起前面在顶楼,自己给兰总按摩的时候,居然会有反应,他心里还是觉得有些羞耻。

    盛春成把话题岔开,问:“对了,云总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是那样,忙,她已经开出了第二家店,在新华路,等等,我先打个电话,问问她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兰总说着拿起手机,打了过去,电话很快就通了,兰总说:

    “我来吃饭,你在哪里?……新华路?好,马上过来……知道了知道了,不白吃你的,我买单……你够了啊,再过份我教人去把你店给砸了……两个人……什么还有谁,不告诉你,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云总还在说着,兰总已经把电话给挂了,转头和盛春成说:

    “我们去新华路。”

    车开在路上,等红灯的时候,兰总眼睛看着前面,和盛春成说:“小盛,我想起了一件事,你下次来的时候,还戴上墨镜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愣了一下,什么意思?兰总接着说:

    “还有,要是碰到老倪和阿姨,你不要和他们说,你的眼睛已经治好了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“哦”了一声,心里咯噔一下。他突然觉得,前面在阳光房里,兰总一览无余,不是不介意,而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盛春成心里觉得有些不舒服,他偷偷打量着兰总,兰总手握着方向盘,眼睛看着前面,红灯变绿灯了,她一踩油门就往前走,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。更没有接着和盛春成解释,为何要如此。

    新华路上的“速食汇”,从门头到里面的格局,都和云总的第一家店很像。兰总和盛春成走进去,一眼就看到云总穿着工作服,手拿着一块抹布,正在擦桌子,这桌的客人刚刚走掉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过去,走到云总的身旁,云总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专心致志地擦着桌子,擦完一遍,头歪下去,换一个角度看看有没有擦干净。

    兰总伸手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,云总被吓了一跳,转过身,看到盛春成,大叫一声,一迭声问: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?眼睛治好了?可以看到了?哈哈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盛春成连忙点头说:“真的,真的,可以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云总举起两根手指,在盛春成眼前晃着,问:“这个是几?”

    盛春成大笑,兰总用膝盖顶了云总屁股一下,骂道:“你是不是傻?”

    云总呵呵笑着:“我开心啊,小盛能看到了,我还不开心。快坐快坐,小盛你们就坐这张桌子,坐在这里不要动,我让他们送过来,今天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兰总拿眼瞪着她,骂道:“死逼,我来你就要我买单,他来你就请客了,你是不是重色轻友?”

    云总大笑,她看着兰总,挑衅地说:“我就是重色轻友了,怎样?”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