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347 目送着雪儿远去

347 目送着雪儿远去

    目送着雪儿远去,盛春成转身往店里面走,他的手机“叮”了一声,有新微信进来。

    盛春成打开看看,是妍妍:“我晚上十点二十到杭城,你来机场接我。”

    晚上九点半,盛春成和小安打了一个招呼,提前下班,赶去了机场,他站在候机大厅的出口处,看看墙上挂着的屏幕,这个时间,总共还有三班飞机没有抵达,一班是从北京来的,一班是从西安来的,还有一班,是从三亚过来。

    盛春成心想,妍妍大概率会在北京或者三亚的航班上,不太可能从西安过来,三亚的那趟航班,后面写着“延误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北京和西安的航班都到了,盛春成没看到妍妍,现在只剩下三亚一趟航班,盛春成的判断没错。候机大厅里,等着接机的人也不多,只剩下七八个人。

    大多数开着车来接机的,这个时候,都把车靠边停在出机场高速的路边,等着抵达的人降落之后打电话,再开过来,开到上面出发大厅门口,时间正好。盛春成过来的路上,看到路边停着不少这样的车,问了司机,才知道。

    “谁让机场的停车费这么贵。”司机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快十一点的时候,航班信息终于变成了抵达。盛春成走去了出口的栏杆外面等。

    过了十几分钟,他看到大队的人马过来了,从三亚飞过来的客人,等于是从夏季飞到了冬季,他们到了杭城,要先去洗手间换好衣服,然后才出来,中间就要多费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盛春成一眼就看到,妍妍也在其中。她下面是一双运动鞋,一条修长深色的休闲裤,上身是一件浅灰色的紧身羊绒衫,走在人群里很醒目。她目不斜视,微蹙着眉头,好像很累,又好像不太开心。

    三分之一的人直接走向出口,还有三分之二的走向行李输送转盘,妍妍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妍妍推着一个深灰色的行李箱过来,看到了盛春成,朝他挥挥手,笑了笑。站在盛春成边上的两个男的,都转头朝盛春成看看,他们是想看看,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,到底是在和谁打招呼,目光里好奇又羡慕,这让盛春成心里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妍妍从出口出来,盛春成迎了过去,妍妍一把就抱住了盛春成,头埋在他的肩膀上,一动不动。边上经过的人都看着他们,妍妍不管,一直抱着。

    直到出来的客人和接客的都走差不多了,妍妍这才放开盛春成,盛春成看到,她的眼睛里有泪光闪动。

    盛春成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妍妍摇了摇头:“没有什么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朝外面走,妍妍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臂,盛春成问:“冷吗?”

    妍妍摇了摇头。盛春成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,和妍妍说,穿上。

    妍妍乖乖地把外套穿上,挽着盛春成的胳膊,头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他们到了停车场,妍妍的车停在这里,上车,走了,到道闸口扫码付费,屏幕显示停车费是四百八十元,一天一百二十元。盛春成心里在骂,真的,这里的停车费真的是贵。

    妍妍开着车,直接去了名珏公寓。

    在路上,盛春成看到妍妍手握着方向盘,眉头微蹙,还是和前面刚出来的时候一样,盛春成问:

    “碰到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妍妍还是摇了摇头,接着笑了起来:“这个感觉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“你来接我啊。”妍妍说,“我每次飞来飞去,到了一个城市,下飞机的时候,别人都有人来接机,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,包括我每次回杭城也是这样,那个时候,感觉自己被这个世界抛弃了,没人愿意理我,我也没有家人,没有朋友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伸出手,握住了妍妍没有握方向盘的那只手,和她说:“那你以后,每次回来告诉我,我都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一辈子?”妍妍问。

    “真的,接到你有人接为止。”盛春成说。

    妍妍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到了君悦酒店的地下停车场,停好车,两个人手拉着手,盛春成拖着行李箱。乘电梯上楼,开门进去,妍妍站在门口,深吸口气,朝门里的黑暗说: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爸。”

    接着打开灯。

    门在他们身后合上,两个人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抱在一起,亲吻着。

    两个人拥抱着移动着,移去了书柜前的地毯上,妍妍伸手捞起玻璃茶几上的空调遥控器,把空调打开,接着人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书柜上妍妍的老爸,神情严肃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从地毯上起来,室内的温度已经升高,两个人身上都汗津津的。他们一起去了浴室,一起洗了澡,拿着浴巾,彼此给对方擦着身子,拿电吹风替对方吹着头发。头发还没有完全干,盛春成又有反应了,妍妍拍了一下,嘻嘻笑着。

    来不及等头发完全干了,两个人光着身子去了床上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,盛春成很自觉地想起床,穿衣回家。

    妍妍问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盛春成笑笑:“自愿自觉自动地滚啊。”

    妍妍拉住了他,和他说:“今天不要走,陪陪我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自然是巴不得,转身抱住妍妍,亲吻着,妍妍叫了一声“要死!”,接着吃吃地笑了起来,盛春成知道她在笑什么,只好以行动谢谢她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精疲力尽,连什么时候睡着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半夜里,妍妍好像在做恶梦,在梦中大喊一声,还狠狠地踢了盛春成一脚。盛春成惊醒,赶紧摇着妍妍问: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妍妍睁开眼睛,眼睛里满是惊恐,她看看四周,再看看盛春成,确认是在家里,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盛春成问。

    妍妍摇了摇头,没有吭声,身子靠过来,像一只猫一样,蜷缩在盛春成的怀里。

    盛春成摸着她光滑的后背,亲吻着她的头顶,不一会,妍妍就发出了轻微的、均匀的鼾声。

    盛春成却睡不着了,他看着怀里的妍妍,感觉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直到外面的天一点点地亮起来,没有拉窗帘的窗户,都被雾霭笼罩,盛春成这才抱着妍妍睡着了。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