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367 还真是报应

367 还真是报应

    “还真是报应,你看到没有,这个人渣被揍成了一个猪头,太开心了!”雪儿和妍妍说,妍妍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妍妍说:“他们还问起了盛春成,会不会真的是盛春成干的?”

    “你看他像是个会打人的人吗?”雪儿说,妍妍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要是他能干这样的事,他去坐牢,我就去给他送饭,等他出来,我就死皮赖脸也要嫁给他。”雪儿说,妍妍大笑。

    妍妍心里在想,这事好像不应该是盛春成干的,他昨天确实在给她们按摩,没那个作桉时间。但雪儿说,盛春成不会干这个事,妍妍不认同,她觉得,盛春成还是会干的。

    她清楚地记得,在上海的时候,自己一说要帮忙,盛春成二话没说,马上就要过去找那个王八蛋,一脸准备拼命的样子。就是这一脸准备拼命的样子,打动了妍妍。这世界上的男的,甜言蜜语,说爱你一万年的,妍妍见的多了,但真的会为你去拼命的,她只见过这一个。

    想到盛春成会为自己拼命,妍妍心里觉得有点甜,又暗自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管他了,还是忙我们自己的。”雪儿说,“明天直播间就要上线了,你需不需要和八月再过一遍?”

    妍妍摇了摇头:“还是不要了,太熟练了反倒太假,有些东西,还是现场发挥,说不定效果还更好。”

    雪儿点点头,觉得妍妍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很紧张啊?”妍妍问雪儿,雪儿点点头说是,“比我自己第一次上直播间还要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紧张。”妍妍说,“感觉要被破处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互相拿眼瞪着,继而大笑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到电梯厅,皮肤黝黑的那个和瘦高个说:“这屌事就到此为了吧。”

    瘦高个点点头说:“好,该查的我们也查了,责任尽到了。”

    皮肤黝黑的哼了一声:“这屌事要我说,我们一开始就不用管,那人渣就是活该,打他就是为民除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愿意?这个屌人,上午已经来了几个电话在催立桉,还说要投诉什么的,你不烦?”瘦高个说。

    昨天下午,米雪在直播间,凝香不用上,渣男偷偷地带着凝香,回到家,来了一发。完事他让凝香先走,他过一会再过去,说是让米雪看到他们同进同出不好。

    凝香走了没多久,可视门禁的铃声响了,渣男看看,对方说是送快递的,渣男就给他开了下面门,把上面门也打开,站在门口等着他。

    那人从电梯出来,穿着工作服,戴着口罩和工作帽,帽檐压得很低,走过来问:

    “你是郑哲昊?”

    渣男说是。

    对方没有把手里的纸箱给他,而是走进了门,渣男诧异了,正要开口,对方用脚一勾,就把门在身后关上了,把手里的纸箱子扔在地上。渣男被他这一串举动愣住了,还没反应过来,对方的左手,就一把掐住他的脖子,把他的脑袋顶在后面墙上,渣男立马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是一阵乱拳,都落到了他的脸上,渣男除了哇哇大叫,人完全蒙了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很短,只有两三分钟,那人放开渣男,活动活动刚刚打人的右手,一声不吭走了。渣男坐在地上,呜呜地哭了一阵,才想到应该打电话报警。

    两个警察,一个瘦高个,一个皮肤黝黑,都是辖区派出所的,他们把渣男叫去小区的监控室,他们一边看着监控,一边让渣男回忆当时的情景,还问他有没有什么仇人。渣男说,不要问了,肯定是雪儿叫人干的。

    瘦高个问,哪个雪儿,就刚被处罚的那个?

    渣男说对。

    “她和你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我女朋友。”渣男说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女的呢?”皮肤黝黑的指着监控里的凝香问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公司里的。”渣男说。

    对方接着问:“那这个呢?”

    他们已经快速浏览了今天和昨天,渣男所在楼层的监控,除了这个快递员,没看到其他有什么可疑的人,只看到有两个不同的女的,和渣男搂搂抱抱进出他的房子。

    渣男看着屏幕上的米雪,说:“也是我们公司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脚踩好几条船啊,怪不得。”瘦高个的警察说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渣男问。

    瘦高个看了看他,什么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做完笔录,先是借助天网系统,找那个打人的家伙,打人的家伙一看就是个有经验的老手,他不慌不忙地出了小区,没有在小区门口打车,而是走到了小区边上的街道,转过去,在那里拦下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最近疫情不严重,大家都松懈了,也疲了,进出小区和坐出租车,没有要求扫码,如果扫了码,倒是好查。不过也难说,说不定人家身上,就带着一部偷来的手机,专门应付扫码。

    出租车开到艮山路的高速匝道口停下,这家伙下了车,拦下一辆到南通的过路大巴,因为不是在车站上的车,自然也没有扫码。

    根据车牌找到司机,打电话过去,司机倒是还记得这个家伙,说他上车不久,就说肚子疼,让司机在海宁服务区停车,他要上厕所。司机进了服务区,结果等了十几分钟,这家伙也没有回来,他还跑去厕所找了,也没有找到人。

    这一条线就此中断,要知道服务区肯定会有死角的,进出服务区的几千辆车,都可能是接应他的车,把他带走,没办法查了。

    回过头查受害者和他说的雪儿,雪儿大家都知道,不是刚有个轰动性的新闻吗,被罚了那么多钱,印象怎么可能不深。

    受害者郑哲昊,温州人,自称在上海有公司,平时上海和杭城两地跑,是雪儿的男朋友。为什么怀疑是雪儿雇人打他,他把事情也和警察老老实实说了。瘦高个和黝黑皮肤的两个警察,看上去面无表情,心里一致的鄙夷和痛骂。

    打电话去上海,郑哲昊公司所在地辖区的派出所,一说郑哲昊的名字,对方就知道了,说这个家伙在上海,冒充富二代,实际是专泡富婆,当小白脸。去年还被一个女的老公,带着人打了一顿,报了警,他们也没有办法处理,也懒得处理,把双方骂了一顿完事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两个人就更是鄙夷,他们几乎都猜到了,郑哲昊为什么会傍上雪儿,为什么又会在这个时候,离开她。

    “我去,顶配的渣男啊,兄弟,我们还要保护这号人吗?”皮肤黝黑的问瘦高个。

    瘦高个看了看他,也不胜其烦,说:“干活干活。”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