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484 盛春成右手拿着手机

484 盛春成右手拿着手机

    盛春成右手拿着手机,左手的手掌贴着自己的额头,从上往下,用力地撸着自己的脸,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”盛春成问对方,“我是说,在不在杭城?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对方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能见个面吗?”盛春成问,“我总不会傻到,就凭你一个电话,就和你交易,再说,就是交易,我也需要你当面给我保证,对吗?”

    对方笑了起来,过了一会,对方说:“好吧,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:“你既然这么了解我,一定知道我的店在哪里,这样,你下午到我店隔壁的茶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盛春成话还没有说完,对方就打断了他,一口否决:“我同意和你见面,但时间和地点我来定,你等我信息。”

    对方说完,没等盛春成开口,就把电话给挂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呆呆地坐在那里,心乱如麻。他知道麻烦已经找上门了,自己躲无可躲,只能面对。就像当初自己每天要面对那么多上门要债的人,哪怕再苦再难,再绝望再卑微,自己也一定要撑下去,要是撑不过这关,自己就全完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想到,那个时候,自己的身后,还有一个大伯,虽然是个盲人,也是家里的大人,可以帮助出主意。这一次,盛春成知道不一样了,没有人和自己站在一起,自己孤立无援,只能独自面对。

    这事,他不能和雪儿妍妍她们说,不能让钟欣欣知道。本来应付这样的事,最简单直接的办法,就是请东哥和条儿他们帮忙,而且他相信,不管对方是什么人,东哥和条儿他们,都会好好教训教训他们,让他们吓到不敢提条件为止。

    但现在麻烦的是,这事他连东哥也不能说,东哥要是出面,逮到对方,对方把自己假扮瞎子的事情和东哥说了,东哥知道自己那么长时间,一直在被他耍,会不会因此翻脸,盛春成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东哥如果一旦翻脸,那个后果,是盛春成不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自己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应付对方?盛春成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盛春成下了楼,到了小区门口,连早饭都没有买,就骑上共享单车走了,他觉得自己就是买了早饭,也没有心情吃。

    盛春成骑在车上,心不在焉的,骑到科兴街和士安路交界的地方,从士安路转出一辆助动车。这个三岔路口,人车很少,虽然有红绿灯,大家都不当回事。

    两个人看到对方的时候,已经快要撞上,一个急忙把车头右转,一个急忙左转,两个人没撞到一起,但都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好在双方的车速都不快。

    两个人从地上爬了起来,对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瞪了盛春成一眼,骂道:“怎么骑车的?!”

    盛春成回骂:“你他妈怎么骑车的?!”

    两个人似乎都知道,谁也争不赢道理,不如不浪费时间,对方的车灯碎了,但车还能动,骑上车子,骂骂咧咧走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看看自己,手皮被磨掉了一块,脸上也被蹭到了,有些疼。

    盛春成把自行车推到路边人行道停好,看到士安路转进去,有一辆出租车停在那里,亮着空车灯。

    盛春成不想再骑车了,走过去看看,车里没人,盛春成敲了敲车窗。

    “这里,这里。”边上小吃店门口,有人叫道。

    盛春成问:“走不走?”

    “走走,让我再喝两口。”司机端起碗,又喝了两口豆浆,然后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汽车调头,开回到前面那个路口的时候,盛春成才想起来,刚刚前面,自己是直行绿灯,对方左转是闯了红灯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盛春成骂了一句,怪不得逃那么快。

    司机看了看他,正要开口,盛春成赶紧说:“没有,没有,我没有骂你,我是在骂前面的一个家伙。”

    司机坐在门口吃早餐,刚刚的一幕他都看在眼里,司机说:“他闯红灯全责,你怎么放过了他?”

    盛春成哭笑不得:“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,你连这个都能忘。”司机追了一句。

    盛春成从后视镜里看看,看到自己的左脸颊上,擦出了一块血印,盛春成心想,就这副鬼样,就不要去领英学校了。

    他和司机说:“马市街的大家纤体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司机点头说知道,盛春成说,你送我去那里。

    盛春成走进店里,小安和钟欣欣看到他,都围了过来,钟欣欣问:“你怎么破相了?”

    盛春成把手摊开给她们看,右手掌前面撑在地上,磨破了皮,已经渗出了血,盛春成苦笑着:

    “倒霉,骑车摔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小安说:“走吧,进去我帮你清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好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进去隔间,盛春成在按摩床上坐了下来,小安走开去,过了一会,拿着端着一盆温水和药品过来。

    她先用热毛巾帮盛春成,把脸上手上清洗干净,然后用药棉蘸了碘伏,把手上脸上的伤口都涂抹了,最后用创口贴,帮他把手上的伤口贴好。

    盛春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小安帮他料理的时候,盛春成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有一种酸酸的感觉。同时也有一种不舍,觉得自己好像马上要离开这里,离开小安和钟欣欣她们。

    钟欣欣走了进来,她看看盛春成,问:“脸上不贴了?”

    “太难看了吧。”小安问盛春成,“贴吗?”

    “破相都破相了,难看怕什么?”钟欣欣说,“贴了好得快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苦笑:“好吧,贴。”

    小安给他脸上,也贴了一个创可贴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外面等你。”钟欣欣说。

    盛春成浑身一震,脸色顿时煞白,问:“谁?”

    他的第一反应,就是给他打电话的那个家伙,直接找上门了。

    钟欣欣和小安互相看看,她们都对盛春成这样的反应,感觉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钟欣欣说:“是领英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唐还是老杨?”盛春成吁了口气,问。

    “都不是,是个女的,还带着一个女的。”钟欣欣说。

    盛春成赶紧走了出去,他看到领英教育的董事长林淑婉,坐在前厅的沙发上,和她在一起的,还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,穿着一套职业装,看上去很利索,一副职业女将的派头。

    盛春成走过去打招呼,说林董好,问,唐大哥没有来?

    林淑婉笑着说来了,被我赶到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她接着指指自己的右脸颊,问盛春成:“盛总你这里?”

    盛春成不好意思地说:“前面骑车,摔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“还挺别致的。”林淑婉说。

    她和那个女的,都笑了起来,林淑婉把盛春成介绍给那个女的说,他就是这家店的老板,很厉害哦,他本人还是按摩师,你唐哥哥瘦下来,都靠他自创的减肥手法。

    接着,林淑婉和盛春成说:

    “安小姐是我朋友,从台北来的,她有项目想和你谈谈合作,盛总,你一定要帮她哦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连忙说:“一定,一定。”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温房(1v1 男小三)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