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532 盛春成和小安回到店里

532 盛春成和小安回到店里

    盛春成和小安回到店里,看到孙红坐在大厅的沙发上,看到他们回来,孙红问:

    “我妹呢,还在领英学校那边?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不是,“古墩路那边的店要开张了,她带人在那边筹备呢,再过一个星期,你就要去那边找你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会去那边了。”小安在边上说。

    孙红点了点头,笑道:“那我是不是要去你们办公室,拜访盛总和安总了?”

    盛春成和小安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孙红站起来,和盛春成开玩笑说:“盛总,趁你还没有办公室,没地方可去,去帮我按按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盛春成有些奇怪了,他看看时间,已经快五点钟,这个时间,按什么摩?

    孙红说对,“给我按摩,然后陪我吃饭,我今天吃定你盛总了。”

    小安大笑,她说好好,你吃定他,我去给你安排房间。

    盛春成换好工作服,走出来,小安站在门口,告诉了他房间号码,盛春成点点头,他走去隔间,还没有走到门口,就听到背后有人叫他,是孙红,她也刚刚换好衣服过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推门进了隔间,虽然现在四月初,天气已经很暖和,但隔间里面,服务员还是提前给他们打开了空调。孙红说了声“太热了”,盛春成拿起遥控器,把空调关了。

    孙红连磅秤都没有过,直接就走去按摩床躺下,盛春成问:“你不称下体重?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。”孙红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盛春成愣了下,他走过去,看到孙红躺在那里,闭上了眼睛。刚刚还说太热的,现在她身上,已经自己盖上了一条白色的浴巾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盛春成问。

    孙红睁开眼睛,从下往上看着他,笑道:“什么怎么了,我来按摩啊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,你是这个时间点来按摩的人?”盛春成说,“不工作了?晚上没有应酬?今天又不是休息天。”

    “不工作,我在办公室里坐着就烦!”孙红没好气地又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说吧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狗日的,我真是日了狗了,他妈的连杀人的心都有!”

    孙红说着,在按摩床上坐了起来,吓了盛春成一跳。孙红这个时间到这里来,盛春成知道肯定有事,但没想到事会这么大,大到她脱口就骂人,还连杀人的心都有?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人写告状信,告我,说我收受贷款企业的贿赂。”孙红愤愤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盛春成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肯定是眼红的人呗。”孙红说,“我坐到这个位置,我们行的业绩又这么好,肯定有很多无聊的人会眼红。这些人,自己没有本事,但又看不得别人比他好,才会做出写匿名信这种下三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拿过企业的钱?”盛春成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,我会有那么傻?”孙红说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好怕的,既然没有拿过,你行得正坐得直,什么都不用怕。”

    “特么的还不是一封,是好几封,要不然,总行也不会找我谈话了。”孙红说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,人家那么无聊,喜欢写信,你就让他写好了,一封两封十封,说不定人家越写,就越觉得自己文笔好,是个大文豪,写上瘾了呢?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着,孙红忍不住“扑哧”一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盛春成拍了拍她的肩膀,和她说:“躺下,躺下,我给你好好按按。”

    孙红乖乖地躺了下去,盛春成说:“别担心了,还是那句话,只要你没拿企业的钱,就没什么好担心的,就让他们来查好了,查也查不出什么名堂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着,要去按孙红的太阳穴,让她先放松下来。孙红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她伸手握住盛春成的手,说:

    “老大今天找我谈话,还和我交底了,让我要有思想准备。说是这种事情,一是看这写信的人,到底想闹多大,他要是缠着你不放,继续给银监给人行,给金融办写信,人家走走过场,也还是要走的。虽然做我们这行,大家心里都知道怎么回事,但有些事,是较不得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较不得真?”盛春成问。

    “比如贿赂。”

    孙红拉着盛春成的手,借力坐了起来,继续说;

    “我可以发誓,我肯定没有收过企业的一分钱,但认真起来的时候,不是这么认定的。你被企业宴请,收企业的礼物,这种事情肯定是有的,做我们这行,谁没有啊?和企业吃吃饭,接受他们的烟啊酒啊化妆品超市卡什么,这个我肯定有啊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都是公开的秘密,我和老大也说有,老大也只能苦笑。为什么,我敢保证,我们所有支行行长,包括总行的领导和老大。不光我们行,其他所有行,我肯定他们也都收过,没收过的,根本就坐不了这个位子,你怎么和客户联络感情?

    “我收的那些,大多不是求我办事的企业,求我办事的,我反倒会很小心,你拿人家的手软嘛,拿了怕掉在坑里。而是很多很好的客户,我们行的优质客户。

    “人家送你,只是客气,到了节假日,人家集中意思意思,还想着你,送你了,你能推脱?能这么给脸不要脸?要是那样,你还怎么混?

    “收之外,我们还送啊,哪个优质的客户,要维持关系,不需要送礼的?我们每个行还有专门的预算,这也是公开的秘密。但要真的认真起来,这些也可以算是行贿了。”

    孙红越说越激动,最后手拍着按摩床,骂道:“不收不送,那我这个行长都不用干,也干不下去了,换谁来也一样!”

    盛春成知道孙红说的是实情,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。在一个人情社会里,那个单位能不收不送,除非是像自己这种行业,和别人没有什么利益关系的,才不需要送。像做孙红他们这个工作的,怎么可能会没有这种人情往来?

    就像万建刚他们公司,明明是孙红去找的万建刚,建立了信贷关系。但既然已经建立业务联系,大家就是朋友。逢年过节,像万建刚他们这种企业,会有一个名单,有几卡车的礼物要送,孙红会在这个名单里,人家给你送了,你不收?不收也是得罪人的。

    而要是真的认真起来,你收了这样的礼物,也是可以认定是受贿,可以计算进受贿金额的。

    盛春成想起来了,就是自己这样的企业,也不是不需要送礼,自己到了年底,不是还要给那些vip客户送礼,维护好关系?

    对外就更加了,不是自己不需要送,而是上面还有米总和刘总,该打点的,他们已经打点到位。要是没有到位,税务、市场监管、卫生、城管、劳动、消防等等,隔三差五会上门,哪怕你没有问题,经得起检查,也会让你烦不胜烦。

    自己从事的是服务行业,服务场所要是经常有这样的人来检查,那些客户,大概都会被吓得跑光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越想越气,越想越憋屈,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。你有种就当面来啊,你要是看中我这个行长的位子,来啊,来和我pk,我怕谁?当面不敢,就会在背后捅这种刀子,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孙红气鼓鼓地叫着。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