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563 两个人走到店外

563 两个人走到店外

    两个人走到店外,妍妍还是挽住了盛春成的胳膊,盛春成想带着她穿过海普路,走回去直播基地,妍妍却拉了他一下,让他还是沿着海普路的这边,往九华路走。

    “不想开车,也懒得回去,我睡你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妍妍和盛春成说,盛春成说好。

    两个人沿着海普路,穿过九华路路口,走到了多立方小区门口。进了家门,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盛春成的房间,盛春成很自觉地,从柜子里拿出干净的被子,放在床上,抱起床上自己睡的被子,就准备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妍妍问。

    盛春成说:“你睡床,我去睡沙发啊。”

    妍妍看了他一眼,微微一笑:“今天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愣了一下,大感意外,看着妍妍。

    妍妍娇嗔地说:“怎么,嫌弃我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着就一把抱住妍妍,妍妍也抱住他,两个人亲吻起来,盛春成想把妍妍往床那边带,妍妍伸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,轻声骂道:

    “不会这么不讲究了吧?先一起洗澡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嘿嘿地笑着:“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他抱起妍妍,去了洗手间,两个人一起洗完澡,连头发都只是拿着电吹风,胡乱地互吹了几下,没有完全吹干,就急急地上床,刚钻进被窝,盛春成“哎呀”叫了一声,又翻身下床。

    妍妍被他一惊一乍的搞得莫名其妙,问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:“我还要下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去干嘛?”

    盛春成挠了挠头说:“家里,家里001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妍妍扑哧一声笑了起来,白了他一眼,骂道:“笨蛋!”

    盛春成看着她,满眼的疑惑,妍妍笑眯眯地说:“你忘了毛医生说的,最后还是便宜了你?”

    盛春成恍然大悟,这才想起,妍妍现在连月经都已经告别了,还需要什么001,我去,今天完全可以坦诚相见啊!

    盛春成一骨碌钻回被窝,两个人马上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轮结束,妍妍偎依在盛春成的怀里,盛春成问:

    “今天怎么良心发现,恩准放开了?”

    “不忍心你守活寡啊。”妍妍咯咯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不用小心了?”

    “小心还要,是不用特别小心了,雪儿现在已经结婚,结了婚的人不会那么敏感,不会感到那么孤独,觉得其他的人都在针对她。”妍妍说。

    盛春成嘿嘿地笑着,妍妍被他笑得莫名其妙,问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笑那个余大麻子,结个婚还有边际效益,把我都一起解放了。”盛春成说,妍妍也大笑,她笑着搂紧了盛春成,盛春成也搂紧了她。

    两个人亲吻着,不一会就亢奋起来,需要来第二轮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是怎么结束的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,两个人第二轮之后还有第三轮,感觉外面天都已经擦亮,这才精疲力尽,昏昏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这一觉睡得很沉,盛春成感觉自己已经睡了很久,醒来的时候,看到外面天已大亮,心里一惊,还以为自己把闹钟都睡过去了,实际却还是早上的七点多钟,自己只不过睡了两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盛春成扭头看看,大吃一惊,他看到妍妍也已经醒来,呆呆地看着头顶的天花板,正在默默地流泪。看到盛春成醒来,转过了头,她赶紧把眼睛闭上,脸上挂着的泪痕,却还是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盛春成手伸过去,搂住了她,轻声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妍妍的脑袋钻了过来,埋在盛春成的怀里,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盛春成坚持着:“告诉我,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心痛。”妍妍说。

    盛春成问:“心痛什么?”

    妍妍把头移开了一点,用手擦去脸上的泪,她看着盛春成问:

    “盛春成,你有没有感觉,我们两个在一起,其实很好?我们两个很搭?”

    盛春成点点头说是。

    “可惜,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。”妍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盛春成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开始就是个错误,我们是在那种情况下认识的。”妍妍说。

    盛春成知道妍妍说的是什么意思,他们是在桐庐的“桐君人家”认识的,那个时候,他们两个都是在提供上门服务,妍妍这样说,是在指她当时和以后所从事的职业。

    盛春成说:“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妍妍看着盛春成,伸手摸着他的脸说:

    “盛春成,不要自己欺骗自己好不好?你不在乎,是因为我们现在什么关系也没有,充其量就是炮友,要是我们继续交往,我成为你正式的女朋友,成为你的老婆,你还会不在乎吗?没有男人会不在乎自己老婆,曾经干过那个职业的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伸手想去搂妍妍,妍妍把他的手抓住,和他说:

    “我比你更了解男人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瓮声瓮气地说:“别人是别人,我是我,我真的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能只是现在不在乎。”妍妍又叹了口气,“盛春成,我也比你更了解你自己。我是被贴了标签的,标签比行为更可怕,更难以洗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盛春成问。

    妍妍说:“比如有一个女的,就是那种交际花类型的,她每天游走在男人之间,今天和这个男的,明天和那个男的,这样的女人,现在不少,对吧?她睡过的男人,说不定比我还要多,但没事,她没有被贴标签。

    “没被贴标签的女人,大家不会说她是鸡,只会说她吃得开,追求她的人多,男人们还会因此纷纷邀宠,以能得到她为荣。包括最后能成为她老公的,还会睥睨着她众多的前男友,心里很得意,一副你们都得不到,就我得到的骄傲,这就是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,在我心里,你是什么样的人,我很清楚,我说过我不在乎,就不在乎。”盛春成说。

    妍妍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其实你是在乎的,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,让你表现。盛春成,我和你说,当时你的表现,让我很失望,但我不怪你,我觉得你的选择,是正确的,也是理智的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木讷讷地问: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?”妍妍说,“就是公司刚刚成立的时候,我就很认真地和你说过,我们之间这种偷偷摸摸的关系必须结束。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我和你说过,你要是真的喜欢我,就当着所有人的面,当着雪儿的面,公开来追求我,把我们的关系,摊开在大家面前。要是你喜欢雪儿,也一样,我也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盛春成,你要是真的像你说的这样爱我,或者真的不在乎我的过去,我问你,那个时候,你为什么没有跨出这一步?”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