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579 盛春成站在那里

579 盛春成站在那里

    盛春成站在那里,痴痴呆呆地想着,想起那个让人揪心的晚上,他的手禁不住就放在桃子的脸上,抚摸着。

    桃子嗯嘤一声,脑袋动了动。盛春成惊醒过来,这才看到自己的手在桃子的脸上,他赶紧想把手抽回来,桃子却抓住了他的手,把自己的脸,更紧地贴在盛春成的手上。

    盛春成低头看了看她,桃子也睁开眼睛,从下往上,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对视了几秒,桃子眼带笑意,盛春成心里一阵的慌乱,他和桃子说:“我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手上稍一用力,这才把自己的手,从桃子的手里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换好白大褂走回去,盛春成没话找话:“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?”

    桃子说:“昨晚睡不着,在追剧,太好看了,一看就刹不住,结果看了八九集,天都快亮了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笑笑,问:“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《对手》,郭京飞和谭卓演的,讲两个苦逼的台湾间谍,你有没有看过?”

    盛春成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很好看啊,我原来还以为,间谍都是像007和阿汤哥那样的,开着豪车,住着顶级的酒店,钱怎么花都花不完。没想到还要自己去赚钱,钱总是不够用,一脸都是苦相,要是这么苦逼,哪个还去当间谍啊?”

    “007和阿汤哥是电影演的,你说的这个,也是电视演的。”盛春成说,“真的间谍,可能没有007和阿汤哥那么夸张,也没有你说的那么苦逼。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是怎么样的?”桃子眨着眼睛问。

    盛春成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你就是间谍?”桃子问,“我看完那个片子,要死了,怎么觉得谁都像间谍,看我们家保姆都像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大笑,他说:“有可能哦,可能我就是间谍,潜伏到你家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可能是间谍。”桃子笑道,“我是我妈派来的,专门收拾老倪的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这是第一次,从她的嘴里,听到了老倪这两个字,原来,她说起老倪,都是用“他”代替。

    盛春成问:“你妈和老倪有仇,要派你来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仇了,不然还会到现在都不理我。”桃子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盛春成收起了脸上的笑,他问:“我们开始?”

    桃子“嗯嗯”地点着头,她说:“你先帮我按按胸部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好。

    盛春成把双手搓热,把精油先涂抹在桃子的乳房上,然后开始按摩。今天,桃子的乳头,有更多的奶汁流出来,盛春成需要不断地擦拭。

    桃子看着盛春成擦拭流出来的乳汁,吃吃地笑着:“都怪你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感觉莫名其妙,问:“怪我什么?”

    桃子说:“让你吃你不肯吃啊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的脸红了起来,他说:“我可不敢,吃了,我就变成小老倪的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桃子咯咯地笑着:“可以啊,那我喂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在她乳房上,轻轻地拍了一下:“别多想,说明你乳腺畅通了,才会有这么多的乳汁。”

    桃子叹了口气:“我还真的很想知道,男人吃它,和小孩子有什么不同,小气鬼,试都不敢试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摇了摇头:“不是什么都可以试的。”

    接着,盛春成给桃子做了头部和脸部的按摩,她让桃子转过身,给她背部按摩的时候,桃子突然坐了起来,和他说:

    “你给我屁股也用精油按摩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没等盛春成反应过来,她就把自己的内裤脱了,全身一览无余,然后背朝上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盛春成愣了一下,只能继续,他还是把手搓热,然后把桃子的臀部涂抹上精油。虽然光线昏暗,盛春成还是能看到桃子的臀部很白,很圆满,因为光线昏暗,反倒更有了一种带着暧昧的诱惑。

    手接触到她的臀部时,能感觉到,她的臀部皮肤细腻,富有弹性。盛春成的下面,突然就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他垂着手站了一会,竭力控制着自己,吞了两口口水,这才让自己平静了一些下来。

    他开始给桃子按摩臀部,很注意地控制着,让自己隆起的下部,不要碰到桃子的身体。

    盛春成感觉今天的时间过得很慢,一个小时的按摩,比往常多出了好几倍,他在按摩的时候,不得不经常性地停一下,调整自己的呼吸和心情。

    从给桃子按摩臀部,自己有了反应之后,接下去,手从她的大腿根部插进去,给她按摩大腿的时候,被毛须痒痒地撩到,自己又有了反应。而且反应越来越频繁,甚至在按揉着她的双脚时,自己都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真是见了鬼了,这在盛春成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,第一次接触到陌生的女人体的时候,他会有反应,很正常,没有反应才不正常,但他都能很快控制住自己。

    问题是他今天不是第一次给桃子按摩,反应居然这么剧烈,他需要不断地通过在心里骂着自己,才能让自己稍稍平复,这在他是很少见的。

    而在桃子,她今天似乎也在配合着这种氛围,平时话很多的她,今天按摩的时候,始终一言不发。有时候两个人说说话,是可以分散注意力的,但她今天,似乎就在等着盛春成下坠,越坠越快。

    终于按摩完了,盛春成暗暗地长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盛春成在换衣服,不知道什么时候,桃子已经穿好睡衣,走到了他的身后,她用近乎耳语般的声音说:

    “再陪我去坐坐,好吗?”

    盛春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出阳光房,朝亭子走去。穿过桃树林的时候,桃子举起了右手,睡裙的袖子滑落下来,露出一截葱白的手臂,手指从那些嫩绿的树叶间滑过,就像是在和它们一一握手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亭子里,桃子转身坐下,盛春成吃了一惊,他看到桃子的眼角挂着泪水。

    盛春成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桃子低下头,摇了摇:“没有什么,每年桃花落的时候,我都会很伤感。对着镜子,我心里就会恐慌,觉得自己也正在像桃花一样凋零。对了,我前面是不是和你说我昨晚失眠了?”

    盛春成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是怕自己睡着,睡着的时候会做恶梦。”桃子叹了口气,“梦到自己已经很老很老,身上的皮肤,像鱼鳞一样一片片地往下掉,我每年桃花落的时候,都会做到同样的梦。”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