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607 走回店里

607 走回店里

    走回店里,盛春成没有走去办公室,而是走向了后面的休息区。

    在半路上,碰到小安,小安看到他就笑道:“你这是去找宝宝吧?”

    盛春成点点头,说对。

    两个人正要交错而过的时候,小安“嗤”地一声笑:“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盛春成一把拉住了她,问:“你在说什么?说话不要说半句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。”小安赶紧摆手,“我没有说你,我是在说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宝宝怎么了?”盛春成问。

    小安说:“她呀,我原来以为她很难接近,脾气很怪,刚刚,我和她说了很久的话,这才发现,宝宝人真好啊,一点也不难接近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女人的事情,你也要知道?”小安看了看他,问,盛春成把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没有啦。”

    小安嘻嘻笑道:

    “我前面过去的时候,看到吧台的主管脸都吓白了,我问她怎么回事,她说,刚刚服务员给宝宝服务的时候,不小心把开水撒到宝宝手上,烫到了。不知道这个人,等下会怎么追究她们。

    “我一听连忙出去,看到宝宝的手果然红了,我赶紧和她说对不起,问她,要不要去医院处理一下?宝宝却说没事,不就烫到一下,没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她让我坐,还和我说,不要处分那个服务员哦,她也是不小心的,也是我不好,是我碰到了她,她才拿不稳。宝宝还说,人家在外面打拼,很不容易的。她让我保证,一定不会处分那个服务员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听着,心里很宽慰,他觉得这样的宝宝,才是正常的宝宝。把内心角角落落的垃圾都清理了,或者把心里的窗户打开,让光线进去,人就亮堂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走到外面露台,夜幕四垂,这时的这里,和白天又是另外的一番情景,每一张台都坐满了人。盛春成看到,宝宝还是坐在三号,和其他台都是两三个人,相比而言,她这里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人,冷清很多。

    宝宝抬起头,看到盛春成,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盛春成问:“听说你刚刚被烫到了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一点小事情啦,没有什么的。”宝宝说着举起手臂,盛春成看到,手臂上还有一块明显的红斑,宝宝说:“看到没有,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还想说什么,宝宝问:“你刚刚忙好?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对。

    “那是不是还没有吃饭?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是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点去吃饭,都这么迟了,不用管我。”宝宝说。

    盛春成说好,他转身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宝宝叫了一声,盛春成站住。

    宝宝问:“盛先生,我可不可以去你办公室坐坐?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好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进办公室,盛春成让宝宝去沙发上坐,宝宝却对他办公室墙上,贴着的人体穴位图很感兴趣,走过去,站在前面仔细地看着。

    看一会又微微闭上眼睛,回想着盛春成给她按摩的时候,是按摩了那些穴位。

    服务员给盛春成送餐过来,盛春成开始吃饭,宝宝还是站在正反两面的女性穴位图前面,看得津津有味。盛春成看到她一边看,一边还伸出细长的手指,不时地在自己的身上到处按着,知道她这是在看图找穴位,盛春成看着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“盛先生,你说,这些穴位的名字怎么都这么怪,还有些字,我都不认识。”宝宝没有回头,面朝着墙壁说。

    盛春成说:“你可以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这膀胱经上,督俞穴下面这个,叫什么俞穴?”宝宝问。

    “膈俞穴,‘géshù’,这图上的俞字,不读‘yú’,而是读‘shù’,这是多音字,输送的意思。如果在你们台湾的书里,这个俞字,应该多一个月字旁,腧,胃腧、肾腧,等等。”盛春成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啊,那是不是我说督俞(yú)穴,也读错了?”宝宝脸微微一红,她转过头来问。

    盛春成说对,“应该是‘dūshù’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一问一答,进行了一个多小时。从外面走廊,传来了小安回来,一边走一边哼着歌的声音,宝宝听到了,大声叫道:

    “小安,小安。”

    小安走了进来,宝宝拉着她去沙发上坐下,兴奋地说:“小安,你快考考我。”

    小安纳闷了,问:“我考你?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一个穴位,我给你点出来,你看我点的对不对。”宝宝说。

    小安看看她,又看看盛春成,问: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宝宝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开始了啊。”小安说着,报出了一个穴位的名字,宝宝伸出手指,马上在小安的身上,把这个穴位点了出来。

    再报一个,还是。小安一口气报了十几个,宝宝都点了出来,准确无误。盛春成在边上看着,都看呆了,就这么短短的时间,她不仅把这些穴位的名字记住了,还能点出来,这也太厉害了,记忆力惊人啊,怪不得原来是学霸。

    小安也不相信了,她看着盛春成问:“师父,你教她的?你们一个下午,就在学这个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摇了摇头,笑道:“没有,她刚刚自己站在这里,背下来的,我只是教了她不认识的字。”

    小安头转向宝宝,睁大了眼睛:“宝宝,你也太厉害了吧,你这样,会让我们没饭吃的。”

    宝宝咯咯地笑着:“我请你吃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突然灵机一动,他说:“宝宝,我教你按摩吧?”

    宝宝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真的。

    小安催促道:“快拜师,快拜师,拜了之后,宝宝,你就是我的小师妹了。”

    宝宝还是咯咯地笑:“那我学会之后,以后是不是就不怕没饭吃了?”

    盛春成笑道:“就你这个悟性,小安说的没错,你学会了,会让我们没饭吃。”

    宝宝坐在那里,还真的认真地想了起来,要不要跟盛春成学按摩的事,想了一会,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还是不要学了。”宝宝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小安问,“你怕当我的小师妹?这么小气的话,我叫你师姐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宝宝摇摇头,“我是,我是很怕和人接触,就是那样近距离地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刚刚,不是都在点我穴位了?”小安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小安啊,熟了呀。”宝宝叹了口气,“如果是陌生人,我会被吓到的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和小安,都不响了。

    宝宝看着他们,可怜巴巴地问:“我是不是很没有用啊?”

    小安说:“你不是没用,是命好,我们这种命不好的,才帮人服务,你命好,必须人家为你服务。”

    宝宝看了眼盛春成,没有吱声。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