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617 人都散了

617 人都散了

    人都散了,办公室里只留下孙红和盛春成,孙红用膝盖顶了一下盛春成的屁股,和他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转身问: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今天你生日,当然是请你吃饭啊,不然,我这个女朋友怎么当的?”孙红笑道,“你丈母娘那里,我也没有办法交待啊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本来是他们两个平时稀松平常的玩笑,今天在盛春成听来,却有些刺耳,有些讽刺,什么女朋友和丈母娘啊,我刚刚还在另外一个女人的床上颠鸾倒凤,十八万把自己给卖了,女朋友你知道吗?

    孙红是盛春成喜欢的人,此刻面对着她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好像愧对这种喜欢,辜负了这种喜欢,他甚至有些不敢直面她。

    孙红过来拉盛春成,和他说:“走吧,走吧,我已经给你向小安请过假了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和孙红走出去,经过大厅的时候,小安和钟欣欣两个,看着他们嘻嘻地笑。

    钟欣欣叫道:“二人世界哦,不错哦,甜哦。”

    孙红朝她挥了挥拳头,盛春成哈哈大笑,他用大笑,来掩盖自己内心的虚弱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看到小田,盛春成想,自己这一去肯定会喝酒,而且,不知道会吃到几点,他和小田说:

    “你给谢总打个电话,就说我今天有事,晚上不学车了。”

    小田说好,你管自己去。

    盛春成和孙红到了地下停车场,坐上车,孙红和盛春成说:

    “我们去万象城吃饭,吃完看电影,我已经一年多没有看电影了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好。

    孙红看了看他,骂道:“好什么好,我可是推了好几个饭局,来陪你过生日的,这个女朋友还可以吧?对得起你吧?蛋糕每个单位法人都有,请吃饭,可是只有你一个人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!”盛春成大笑,他问:“那我不说好说什么?说不好?”

    孙红笑道:“你要是现在这个表情,再说好,可以,没看到你自己前面,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心里一惊,回想起来,自己好像从离开春江花月之后,还真的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哪怕这么多人,聚在他办公室,等着给他过生日,他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盛春成当即清了清嗓子,和孙红说:“对不起,是我该死,我只是这几天,早上晚上学车,中间又去给客户上门服务,有些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孙红点点头,“现在这态度不错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又说:“我最近好像也经常这样,心不在焉的,注意力没有以前那么集中,还经常会有负面情绪,觉得自己这么努力工作,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,唉,也不知道,是不是老了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有些动容,他伸出手,握住了孙红的手说:“你不老,真的。”

    孙红咯咯笑了起来:“我当然不老了,要是老,我就赖上你这个小老头了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好好,欢迎来赖。

    和孙红这样说着话,开着玩笑的时候,盛春成心里隐隐地有点痛,他不知道因为什么,也好像很怕去想原因。他就感觉,原来自己和孙红在一起的时候,很放松,两个人可以很坦然很随意地说笑,他们的关系像杯清水,现在,这水浑浊了。

    万象城冷冷清清的,到了五六楼餐饮层,人好像才多了一些,他们去了chic1699远洋私厨,一家主打福建菜的餐厅,孙红点了闽南红树林膏蟹焖饭、芥子酱安格斯牛肉、青青椒麻蒸龙胆鱼、慢炖牛尾焖南日鲍鱼,最后还点了一份厦门特产五香卷。

    因为等会要看电影,孙红皱了皱眉头,和盛春成说:“气味不好闻,我们就不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大笑,问:“你还有怕闻酒味的时候?”

    孙红白了他一眼:“我们自己痛快了,边上人闻着很难闻啊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:“边上人都戴着口罩,谁闻得到?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孙红把手一挥,“不过还是不喝了,今天洗心革面,香喷喷庆祝你的生日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好,孙红点了可乐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孙红拿出手机订电影票,结果虽然是五一,上映的几部片子,却没有什么吸引力,《检察风云》、《哥,你好》、《遇见你》、《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》什么的,两个人讨论半天,最后还是选《检察风云》,孙红订了九点四十的票。

    吃完饭,才八点半,孙红说想喝喜茶,两个人去了负一楼,这里大概是整个万象城人最多的地方,盛春成去买奶茶,孙红去店里面抢位子,盛春成拿着号回来,孙红只抢到了一张椅子。

    “来来,一人一半。”

    孙红和盛春成说,两个人一人半个屁股坐下。店铺里很吵,说话费劲,两个人就拿出各自的手机,一边刷着手机,一边等着叫号。

    等了半个多小时,总算是等到了他们的奶茶,两个人手拿着奶茶,边喝边瞎逛,从负一楼开始,一层层地逛上去,逛到四楼,已经九点二十几,时间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进了电影院,刚刚坐下,孙红的手机响起,她看了看,说是老大,这个电话我要接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走出去,过了一会回来,和盛春成说:“对不起,我要走了,去总行,有急事,你一个人看吧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也站起来,说:“我一个人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往外面走,这个时间点,老大叫孙红去总行,盛春成马上有了不详的感觉,走到外面,他问:

    “什么事这么急,不会是上次的事情还没结束?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是业务上的事情。”孙红和盛春成说,“你不要神经过敏,小芳姐也在呢,这个时间点,美国那边不是上班了吗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听说小芳也在,放了心,这个,应该和上次的事情无关,真的是业务上的事情,还是海外业务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乘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,上了车。车开到地面出口,孙红把盛春成放下,她开车去总行,盛春成走去钱江路,坐地铁九号线回家。

    盛春成在地铁上,接到一个电话,是青青,青青问:

    “师兄你在哪里?听说你在泡妞?”

    “泡个鬼妞。”盛春成说,“我在回家的地铁上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,那你过不过来?”

    盛春成愣了一下,问:“过来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场地上,学车啊,我已经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奇怪了,问:“小田没给你电话,今晚不学了。”

    青青嘻嘻笑着:“你不学,我还学啊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更奇怪了:“你学?你跟谁学?”

    “小田啊,他已经被我收买了,你来不来?”青青问。

    盛春成说好:“我也来,你让小田,开车到地铁口来接我。”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