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644 习惯了黑暗之后的眼睛

644 习惯了黑暗之后的眼睛

    习惯了黑暗之后的眼睛,渐渐地把整个房间,从黑暗里抠了出来。正对着床铺的矮柜上,摆着一盆鲜花,鲜花后面的墙上,原来挂着的是一幅装修公司帮助买的装饰画,现在这个位置,挂着的是一幅小树的风景画,这画是小芳送给孙红的,原来这画,挂在小芳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盛春成知道小树的画,现在价格不菲,小树以画人物见长,这幅虽然是风景,如果拍卖的话,那也值几百万。小芳也是孙红的客户,盛春成不知道像这幅画,要是被银监的人看到,会不会折算成现金,如果这都要折算,算是受贿的话,那金额就巨大,问题就严重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觉得,自己明天应该提醒孙红一下,如果没有把握,就把这画送回去。

    矮柜左边的一个门,进去是卫生间,而在进来的门廊边上,是衣帽间。卫生间门口,朝外面凹进去的地方,摆着一张躺椅,躺椅过去是落地窗帘,拉开的话,落地的玻璃窗外,就是钱塘江。

    房子的隔音很好,房间里很安静,盛春成除了能听到孙红的鼾声,就只有自己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时间长了,被孙红枕着的手臂已经有些麻,不过,盛春成半躺在那里,还是一动不动,他没有睡意,眼睛睁得大大的,看着头顶的天花板,内心十分安详。

    有时候连盛春成自己都奇怪,他和孙红,被隔离在多立方的那十四天,同处一室,两个人身体的接触好像司空见惯。盛春成做饭的时候,孙红经常就会走过来,从后面抱着他,一口一个亲爱的叫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进行他们的十四日谈的时候,经常会关了灯,在黑暗中,或者偎依在一起,或者孙红就躺在他的大腿上。他们还曾经像现在这样,坐在一个被窝里聊天,只不过那次是一个床头,一个床尾,面对面坐着,而不是像今天这样。

    盛春成记得,那时他们在床上,在被窝里,孙红经常会伸出脚,用脚趾来夹他,有时候她的脚会碰到盛春成的敏感部位,盛春成的脚也会碰到孙红的敏感部位,两个人嘻嘻一笑,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有那么多的机会身体接触,他们都没有进一步,不要说别人不相信,就是连盛春成自己回想起来,都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盛春成不是不喜欢孙红,孙红也不是对他没有好感,如果孙红同意,盛春成很希望能拥她入怀,缠绵地进入她,他相信,那肯定会是不一样的体验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,盛春成觉得自己和孙红在一起的时候,心里一点邪念也没有,自我感觉纯洁得就像一块水晶。盛春成不知道是不是被隔离的第一天,他们就把该说的话都说清楚了,接下来他们反倒可以很坦然地相处,没有束缚,既没有情感上的束缚,也没有被欲望束缚。

    这个感觉,让盛春成觉得很美好,心里好像充盈着什么,有一种富足和坦然。

    就像他现在这样,抱着孙红,听着她的鼾声,感受着她身体的温热,盛春成的下面是静悄悄的,心里只是感觉到心疼。他很心疼孙红,既是那种类似男女情侣间的心疼,又像是家人之间的心疼。

    盛春成觉得自己有一点没有欺骗孙红,虽然他们说的时候,总是以玩笑的口吻。他觉得不管他们以后会不会在一起,哪怕自己以后已经成了家,但只要孙红需要,自己肯定会出现在她面前。她要是没有出路了,自己真的会尽其所能地养她,就像他养春妮,养春明。

    没错,他觉得孙红就是他的家人,情感上更接近之后,身体上反倒不敢那么放肆了,好像担心放肆,会破坏他们之间这种很舒服的,让人有些赏心悦目的关系。

    盛春成睁大眼睛,呆呆地看着头顶,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分裂的,自己不是只有一个自己,而是有好几个自己。现在的这个自己,是从被郭爽和钟欣欣夹成三明治的那个盛春成,一步步走过来的,这是单纯的自己,也是最好的自己。

    他还有推桃子坠入悬崖的自己;还有兰姐给他五万二,他一边想着我不就是渣男嘛,一边毫不客气地点了接受的自己;还有那个和妍妍,和珊珊,明知道他们之间不可能有未来的,那个纯欲的自己。

    也不仅仅是纯欲的,他觉得自己和妍妍在一起的时候,还是有爱的。和兰姐在一起,和桃子在一起,他觉得都是,但最后,他还是会把桃子推下悬崖,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?

    盛春成叹了口气,这么多的自己,他不知道,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。或者是每一个都是真实的,如果不是,那就说不过去啊,那些人不是自己的话,又会是谁呢?

    盛春成盯着头顶的天花板,他觉得自己迷茫了,他觉得自己,在追问和寻找自己的路上迷失了方向,他真的看不清自己了,他头痛欲裂,都快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孙红似乎听到了他的叹息,她的脑袋动了动,滴咕了一句什么,盛春成低头看看她,孙红已经重新进入了梦乡。盛春成的头低下去,在她的头发上亲了亲,搂着她的手,紧了一紧。

    盛春成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还在孙红的床上,两个人几乎连姿势都没有换过,自己还是半躺在那里,孙红还是趴在他的胸前。

    只是,那条右臂,好像已经不属于他了,已经麻木到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盛春成不知道现在已经几点,他感觉是快天亮了,下面坚挺了起来,是尿急。他把自己的右臂,从孙红的脖颈下慢慢抽出来,他把孙红的头轻轻地在枕头上放好。

    盛春成悄悄地下床,帮孙红掖好被子,看了看她,忍不住头低下去,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,这才直起身子。

    他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,外面客厅灯光明亮,电视机还开着。前面他离开的时候,只是想进去看看孙红有没有洗好澡,没想到进去之后就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走到茶几前,拿起自己的手机看看,才三点多,他走去了客房,先进了趟卫生间,然后走到床前,倒下去继续睡。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