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646 师父 (谢谢从上往下排第三成为盟主!)

646 师父 (谢谢从上往下排第三成为盟主!)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盛春成一走进店里,店里就响起一片叫声,每一个人,在大堂走动的按摩师,和前台里面的接待和收银,看到他都站住了,走了过来,前台里面的人也走出了前台。

    盛春成心里有些诧异,怎么自己进到这里,像个怪物,会引起他们这样的好奇和反应?他下意识地朝自己身上看看,没有什么啊,要是有,前面孙红也肯定会和他说了。

    围着的人群里,一个小姑娘说:“师父,你总算是来看我们了,我们还以为这里是被遗忘的角落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心里一怔,这才明白他们反应这么大的原因,确实,自己都忘了,自己有多少时间没有来这里了。平常的时候,都是小安过来,盛春成觉得既然小安每天都来,这里没什么问题,自己就不需要再过来了。

    面对眼前这么多热络的面孔时,盛春成心里觉得有些愧疚,他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理解偏差了,自己来不来这里,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他记得有谁和自己说过,为什么解放战争,包括后面在朝鲜战场,我们的部队装备不占优势,但总是能打胜仗,很大的一个区别是,我们的指挥员,营长团长都在前线,冲锋的时候,第一个跃出战壕,而对方的指挥员,躲在指挥所、吉普车或者队伍的最后面。

    指挥员的这个差别,才是最大的战力差别。盛春成记得这好像是刘总和自己说的,刘总还说,当年的苏联红军,打仗的时候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盛春成往里面走,有人已经把他来的消息,告诉了燕子,燕子从办公室迎了出来,看到盛春成走进来,她站住了,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等盛春成走进,燕子叫了一声“师父”,两个人往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财务也撤到古墩路去之后,这间小办公室原来的两张办公桌,搬出去一张,放进来一张双人沙发,这样总算是有地方可以坐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坐,我去给你倒水。”燕子说了一句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盛春成朝四周看看,心里更有了一些羞愧。他觉得,自己不常到这里来,说小安每天来,自己没有必要,其实他是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,真实的原因之一,还是这里店的规模不如古墩路,这里的办公条件也太简陋,自己来了,好像连个像样的可以坐坐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只能像这样坐在沙发上,斜对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燕子,像向她汇报工作一样聊天。哪里像在古墩路,自己坐在大班椅上,来找他汇报工作的,都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办公桌两边的位子,无形当中就把双方的身份区别开了,这无意当中,可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。

    还真的是这样。其他的人,比如米总或者安静老唐张总他们来找自己的时候,自己第一时间肯定会站起来,迎过去,请他们去沙发坐,自己也在沙发上坐。在沙发上坐着,双方感觉就平等了,他还不会自大到,让米总他们也坐在自己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只有像孙红和妍妍她们这样很熟悉、很随便的朋友来了,这当中的区别才会消失,她们坐在办公桌对面无所谓,自己也无所谓她们坐在那里,只要聊天方便就行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,自己只能坐在沙发,燕子只能坐在办公桌后面,只有这一张小沙发,燕子也不可能过来,和自己挤在一张沙发上。

    有一些东西看不到,但你要去想的时候,里面还真是很多的学问。盛春成又想起来,古墩路刚开张的时候,关于办公室,雪儿提醒过自己,说办公室会消磨人的意志。自己当时觉得怎么可能,自信不会的,但办公室本身还真会打磨人,把你慢慢地打磨得和办公室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融为一体之后,自己的办公室就变成了自己的王国,自己的舒适区,不太愿意出来了,人大概都是这样,慢慢地在变化着。

    燕子端着水进来,把杯子放在盛春成面前,自己走到了办公桌后面坐下。

    盛春成问:“这里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算稳定吧。”燕子说,“生意不如刚开张的时候,但也还好,来这里的,都是在附近的上班的多,毕竟庆春路是金融街,银行多,下午和傍晚的时候,会很忙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点点头,明白了,离这里不远,就是杭城银行、浙商银行的总部,和兴业银行、恒生银行、光大银行的省分行,还有工商银行和农业银行的杭城分行,另外还有太平洋保险、交银人寿、中天证券、西南证券、永安期货等金融单位。

    银行里现在很多像孙红这样的女行长或者中高层,她们下午上班的时候有空,或者晚上下班,会就近走过来这里,古墩路对她们来说,还是太远了。

    “下面员工呢?”盛春成问。

    “也还可以吧。”燕子说。

    盛春成却从这个“也”字,听出了有些话外的意思,盛春成问:“他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怎么啊。”燕子笑笑,犹豫了一会,接着说:“就是士气不是很高,我最头疼的,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为什么?”盛春成问。

    “你想啊,我们在杭城有两家店,古墩路那里,又是旗舰店,规模和装修档次,都比这里高,虽然大家都是一个公司的,但下面的按摩师,总觉得在旗舰店工作更有面子,环境也更好,就觉得,就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盛春成看着燕子说:“你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就觉得自己是二等公民,都想往古墩路那边调。”燕子说。

    盛春成心里一凛,明白了,为什么刚刚前面那个小姑娘会说,我们还以为这里是被遗忘的角落。

    是啊,怎么能怪他们,自己这个老板,是从这里起家的,自己都很少来这里了,哪怕无所事事,也在古墩路的办公室里泡着,他们谁又不想上进,不想也去古墩路。

    盛春成看着燕子问:“燕子,你心里是不是在骂师父?”

    燕子一听,赶紧说:“没有,没有,我怎么会骂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当初本来是安排你当这里的店长的,结果没有,安排你去了领英,你对师父是不是有意见?”盛春成问。

    燕子看了看他,犹豫了一会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盛春成说:“有意见很正常,我要是你,也会有意见。还有,你对钟欣欣在古墩路当店长,你在这里,是不是也有想法?”

    “这个真没有,师父。”

    燕子说:“大使她的能力,确实比我强,这个我是服的,不光是我,连下面按摩师都服。我们是一进来,就是学按摩的,她不是,她是半路出家,但人家的手艺,一点不比我们差,这个不服不行。还有,还有她懂的东西,好像很多,我们有什么不知道的,都会问她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说好,“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,你说,我要是经常来这里,对你说的提高士气,有没有用?”

    燕子眼睛一亮,叫道:“当然有用了,你是师父唉,你经常来,大家就会觉得你很重视这里,人都希望自己被重视,你说对吧?小安虽然每天会来,但小安和师父你还是有区别的,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的像和盛春成自己刚刚想到的一样,客观条件的一些不足,其实是其他东西可以补的,自己经常来,至少,不会让这里的人有被遗忘的角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吧,燕子,以后我会经常来这里,一个星期,最少保证三次。”盛春成沉吟了一会,和燕子说:“这样,你和下面小组长也说一下,要是他们业务上有什么不是很明白的地方,我来的时候,也可以直接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这太好了,师父!”燕子笑着连连点头。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