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756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

756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

    “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,你饭肯定要吃。”盛春成和宝宝说,同时把纸巾递给宝宝。

    宝宝摇了摇头:“吃不下,也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吃。”盛春成看着宝宝,“不为你自己,你为了你的儿子和女儿,你也必须吃饭,要是家真的没有了,你就是他们的一切,要是连你也倒下了,那他们会有多绝望?”

    宝宝怔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盛春成说:“为了他们,你也要坚强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,宝宝伸出手,从盛春成的手里接过纸巾,开始擦拭起眼泪。盛春成看着她,等她把眼泪擦干了,盛春成说:

    “走吧,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宝宝犹豫着,盛春成知道她在犹豫什么,她肯定不想这样红肿着眼睛被人看到,才会到了这里,就钻进这个隔间。她在家里,肯定是感到很憋屈,一分钟也待不下去,才会跑出来,跑出来之后,又没有其他的地方可去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整个杭城,这里是她除了家之外,最熟悉的地方,离开了家,她就只能到这里。

    只有到了这里,在这个隔间的黑暗中坐着,她才感觉自己平静了一些。她不想去后面,不想被张总看到,要是被张总看到,无例外的,张总肯定会把她老公和她一起臭骂一顿。

    张总还会和宝宝说:“现在他提出来和你离婚,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,哭什么哭?离婚这种事情,本来就是谁先提出来,谁就占了下风,只有等着对方开条件的份。”

    张总大概还会和宝宝说:“这个时候,你就不要来你们台湾人喜欢挂嘴上的温良恭俭让了,你应该是泼妇上身,没有什么好客气的,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都免谈,两个人开始谈条件,就是撕破脸了,条件合适,同意,签字,签完字让他滚,要是不合适,就和他磨。

    “他之所以和你提离婚,那肯定是那头也不是省油的灯,不想不明不白和他在一起,也在给他压力。你就让他两头受气,时间越长,他的压力越大,你慌什么,反正离不离你都已经当他是空气了,那就让这空气,变成能够保障你们母子日后生活的氧气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心想,张总大概就是会和宝宝说类似的话。张总的话,肯定都没错,但对的话,也要放在对的时间,才会起作用。对现在的宝宝来说,她只需要共情,需要有一个情绪的出口,并不需要什么理性的判断和分析。

    宝宝现在就像一个蛹,把自己紧紧包裹在一个茧里,她最担心也最害怕的,就是这个茧被戳破,结果还偏偏有人要去戳。

    不过,放在张总那里,他才不管,他就喜欢直来直去,这架肥老坦克,就喜欢用自己的份量去碾压一切的小鸡肚肠和小心思。

    这大概才是宝宝这个时候,怕看到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盛春成和宝宝说:“我们去我办公室,不去后面,好吗?”

    宝宝勉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盛春成站了起来,把手伸向宝宝,宝宝握住了他的手,盛春成把宝宝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宝宝从包里拿出口罩戴好,又拿出一副墨镜,戴了起来,盛春成心想,她大概上午出门的时候,就已经双眼红肿了,她就是这样把自己的真面目藏起来,然后再开车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走去盛春成的办公室,盛春成把门关上,宝宝走去沙发上坐下,这才把眼镜和口罩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盛春成和宝宝说:“今天就不按食谱了,你要多吃点荤的。”

    宝宝看着他,苦着脸。

    盛春成说:“你现在要准备进入战斗状态了,体能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宝宝听着,一双大眼睛看着他,一脸的迷茫,好像听不明白盛春成在说什么。盛春成也不解释。

    盛春成走去办公桌前坐下,拿起座机,打去后面吧台点餐,点好了,盛春成说:

    “把餐点送到安总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宝宝听到盛春成这么说,感激地看了看他,她知道盛春成这是在保护她,不想让送餐的员工,看到她这个样子。这里的人都认识她,有一个人看到了,很快,整个店的人都会知道。

    盛春成走回来,和宝宝说:“要不要去洗个脸?”

    宝宝说好,她站起来,走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宝宝从卫生间出来,她的餐点也到了,服务员把餐点送到小安办公室,和她说,这是盛总点的。

    小安刚刚看到盛春成和宝宝进了盛春成的办公室,宝宝脸上全副武装的,小安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,知道这个餐点,是宝宝的。

    小安走到盛春成的办公室门口,敲了敲门,在门外叫了一声:“师父,你点的餐到了”,然后,她就转身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盛春成开门,人走出去之后把门带上,虚掩着,过了一会,他双手端着餐盘回来,用脚后跟把门给带上。

    他把餐盘在宝宝面前放下,和她说:“你慢慢吃。”

    宝宝说好,谢谢,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硬撑也要吃下去。”盛春成笑着和她说。

    被人看着吃饭,会有些尴尬,盛春成就没在沙发那里坐,而是走到了办公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他拿出自己的手机,点开徐姐的朋友圈看到,刚刚,徐姐已经到石家庄了,不过,和以前不同的是,她今天没有说,她是从哪里飞往石家庄,盛春成确认,她真的是在回避什么。

    徐姐和桃子,在盛春成这里,就像是微信连体婴,看完徐姐的,盛春成很自然就会去看桃子的朋友圈。桃子好像在一家医院里,大概是生病了,一截白嫩的手臂,手背上插着输液的针头,文字配的是:“命苦不能怪政府。”

    徐姐在桃子的这条朋友圈下面,点了个赞,桃子朝徐姐怒吼:“你是不是来碰瓷的?”

    徐姐豁着牙齿大笑,连笑了四个表情。

    盛春成坐在那里,盯着那一截白嫩的手臂发了会呆,他找到桃子的号码,试着拨了一下,对方已经是空号了,而不是无法接通。

    盛春成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刚把手机放下,手机“叮”了一声,接着就“叮叮”个不停,都是春妮发过来的图片。盛春成打开看到,客厅和几个房间的家具都到了,送货的已经帮助摆放好,摆放好家具的房间,盛春成怎么看怎么陌生,但知道,没关系的,这就是自己的家,住着住着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电视和冰箱洗衣机都已经到了,安装好,盛春成看到客厅的电视,明明和孙红家是一个尺寸的,但怎么自己家里的看上去大了很多,盛春成想了一会明白了,这是孙红家的客厅,比他们大的缘故。

    春妮说:“哥,我都不想回去那边了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笑道:“那你就在那里待着好了。”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