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802 盛春成上了车

802 盛春成上了车

    盛春成上了车,有人马上把车门关上,车接着就开了出去,盛春成愣了一下,马上意识到不好。这一幕似曾相识,太像自己那个时候,被万建刚他们从华辰大酒店门口带走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盛春成问。

    车上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,没有人搭腔。

    盛春成接着问:“这是要去哪里,我又不认识你们?”

    “我们老板请你,他认识你。”有人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老板是谁?”

    几个人又嘻嘻哈哈笑着,不回答他。

    盛春成抬头朝前面的司机叫道:“停车,停车,我要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下,盛春成脸上就挨了一个耳光,打的他晕头转向。接着他被人一把从座位上拖了下来,一屁股坐在中间的过道上,紧紧地挤在两张椅子中间。两张椅子上,马上坐过来两个人,一左一右夹着他,后面还有一个人,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压着不让他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还笑嘻嘻的几个人,顷刻间变成了凶神恶煞,有人呵斥:“老实点,不想吃生活的话,你就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盛春成脖子一梗,正想喊救命,马上,嘴巴里被塞进了一块油腻腻的布,气味刺鼻。紧接着,后面那人在他脸上套了一个口罩,把他塞着布的嘴巴遮去。他的双手也被坐在椅子上那两人,一边一个抓住,盛春成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还动不动?知不知道不想吃生活,就给我老老实实的。”坐在他右边椅子上,抓着盛春成右手的家伙,又问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盛春成知道自己今天遇到麻烦了,心里吓得半死,哪里还敢再反抗,只能不停地点头。

    那家伙放开了他,弯下腰,从盛春成的口袋里摸出了他的手机,把手机关机,还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枚取卡的针,捅了一下,把盛春成的手机卡,从手机里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盛春成刚开始还纳闷,过了一会想明白了,对方这是怕自己的行踪被定位。看样子,这些家伙早有准备,今天是特意来找自己的。盛春成想不明白这些人是谁,为什么要来找自己,他们说的老板又是谁,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他。

    盛春成越想心里就越悲凉,前面还觉得自己混若无事,这时再想,他竟马上想起有很多的人,都有可能会来找自己算账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宝宝的老公,知道他和宝宝的事情,以为是自己在背后给宝宝出的主意,他可能会来找自己算账。

    想到了老倪可能会找人来找自己算账。兰姐的儿子,知道自己和兰姐的苟且之事,会来找自己算账。想到了徐姐的老公或他的某个相好,会来找自己算账。那个画家阿强,他可能来找自己算账。

    盛春成还想到了雪儿的前男友,那个渣男,他要是知道自己的事情,也会来找自己算账。

    真是不想不知道,一想还真是吓了一跳,原来自己已经得罪了这么多人,这么多人都有理由,让自己今天吃这个苦头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的时候,盛春成只觉得自己心里一阵阵地发凉。

    汽车在城市里穿行,走走停停,盛春成看到窗外的行道树和一幢幢大楼。他对上海不熟,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,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自己一直都在浦东,没有过江,他没看到窗外出现过桥梁或者隧道。

    车开进了一个烂尾的楼盘,盛春成是从周围的这几幢建筑,都已经造到二十几层楼高,但连外面的脚手架都已经拆掉,工地上也看不到一个施工人员,判断出这是一个烂尾的楼盘。

    就是在上海或者杭城,这种房价已经高得离谱的城市,也照样会有楼盘,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烂尾,这有些让人费解。

    车在一幢未完工的楼前停下,盛春成下了车,不知道是因为心里害怕,还是脚麻了,下车的时候,他一下没有站稳,坐到了地上,又被人从地上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盛春成朝四周看看,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,这确实是一个烂尾的工地,工地里面的草都长得很高很茂盛。一个个电影电视里的片段,迅速地浮现在他的眼前,他想到自己要是被埋在这里,或者被浇进了水泥块里,那可真的是谁也找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盛春成心里不胜的惶恐。

    盛春成被人带进了大楼,沿着连扶手都没有的,裸露着钢筋水泥的楼梯到了二楼,他看到二楼有好几个人在这里,看到他们就有人小声地叫着,来了来了,猪猡来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被人拉到一个家伙的面前,这个家伙坐在一张转椅上,很胖,好像整个人是被硬塞进转椅里的,肉都从转椅的扶手两边潽出来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一看到他就心里一沉,马上认出了他是谁。这个家伙,不就是最早的时候,妍妍把自己叫来刘总他们“人家旅业”,老洋房改造的民宿里,给他来服务的那个家伙吗?那个着名主持人的老公。最后他被自己和妍妍吓得够呛,匆匆地从那里逃走。

    自己前面在车上,算来算去,怎么没把这家伙算进来?只因为时间实在相隔得太久了。时间相隔这么久,这家伙的气还没有消,还要来找自己,盛春成心里一阵阵苦叹,完了完了。

    “先吃点生活。”胖子手朝着盛春成点了点。

    盛春成的腰部腹部和背部,顷刻落下了无数的拳头和脚,盛春成一声声惨叫着。这些家伙打得很狠,但打到的都不是肉眼能看出来部位,盛春成觉得自己已经被打成了一堆肉泥,但他的脸上,连一个巴掌都没有挨,看上去像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拳脚停止之后,盛春成整个人已经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胖子看着他问:“想起来我是谁了吧?”

    盛春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说说,上次的事情,是你的主意,还是妍妍的主意?”胖子问。

    盛春成说:“我的,是我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,要收拾,就收拾你一个就可以了,对伐?”胖子眯着眼睛看着盛春成。

    盛春成点点头,说对,“和妍妍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胖子“哈”地一声,笑道:“不错,看样子妍妍没有白喜欢你,小子还蛮讲义气,死到临头还晓得袒护她。不过,你在骗小宁?你不过是一个单位派出来的按摩师,你那个时候,为什么要来骗我?我和你又弗搭界的,对伐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的主意,和妍妍无关,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怎么样?你把我在院子里埋掉也好,浇到水泥里去也好,反正就是我的主意。”盛春成把心一横,大声地叫着。

    胖子看着他笑了起来:“你连怎么个死法都想到了,我今天不让你死在这里,是不是都对弗住你?”

    周围爆发出了一片的笑声。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